第三十七章 赌局(二)

小说:清砚台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仰望天空的云潇 字数:4739

微风拂面,花落满地。

树下,个小童正在开心地笑着。

“你……谁?哪里?” 朗真环望四周,桃花,小溪,片祥和安宁。他现在在战火之地,怎来到如此美景处?

那小童闻声回头,笑容如同阳光,照亮朗真最黑暗的世界。

水灵灵的眼睛炯炯神,举止投足间尽显优雅,没束发,长长的黑发自由地随风散去。

朗真怔住……他,在梦里吗?

会做,样的大梦?

“清……清儿?” 哽咽的话句,知道为什,他躲闪着,想逃走,却步也迈动。

罂清,南朝公主,四岁的时候。那刚刚见面,她眼间的灵动,他此生也忘掉。

那时候,他的母亲朗枂还在世,切都没变过。

“朗真。” 她亲启双唇,“别走。”

她叫他要走……可八年来,他已经离当初太远太远……

南朝公主,和现在的研清很样。

也许因为岁月和幸,在欺瞒和阴谋中,他都渐渐崩坏吧。

在最美好的时候,在最单纯的时候,朗真只能,远远望着罂清和殷忻。自己,永远身后隐处的那个

但即便没友情,他还疼惜自己的母后。为什,命运,要把他仅存的美好,生生地夺走,撕毁,践踏。

醒来时,朗真茫然地坐起来。他在马背上,腰间的绳子把他紧紧捆绑在马上,以至于他突然坐起来时,腰被拉地生疼。

……留下,也回。” 他喃喃自语,眼底的犹豫很快被欲望填满。

奔波的第四日,离天竺越来越近,路上除少许的水和干粮,他没饱餐过顿。幸好伤口已经结厚厚的痂,行动也比以往轻盈许多。

“报————!” 远处个小兵正探路回来,对殷忻喊着,“陛下,前面要经过个山谷,地势崎岖。臣提议,先派遣众军队去探探风险!”

……全数军队快速通过。天竺就要到,朕没时间耗下去!你去安排,队军在前,队军在后,掩护朕!”

那小兵明显犹豫着,斜眼看看栁将军。栁将军知道陛下的性子,种时候插嘴,死路条。

“去把那个朗真和英氏摆在队伍最前面!栁氏,你来朕身侧掩护!”

栁将军眼珠转,个时候,陛下还更相信他的。

也罢也罢,现在的任务,保护陛下尽快去天竺,也用向以往那样小心。

朗真听清前面的情势,只他的马被拉起来,领到最前端,而英将军正在那里等他。

“将军,的赌局,现在开始。”

英将军点头,汗水从脸颊上滴落,攥紧马鞭,飞驰向前。

他蛰伏在宫中多年,辗转于各路势力之间。面势力陨落,他就奔向另面势力。他从来信任任何,可今天……他要赌的,他军队对他的信任。

后路,没选择,正如同朗真把自己逼上死路样,他现在,也以命相博。

“记得将军以前对朗某说过什吗?您的军队和栁军互补,他精通刀枪,你精通骑射。而在山谷种地方,栁军没任何胜算,加之你与栁军共事多年,都各自知道对方的弱点。现在在暗,他在明,赌局,定会赢!” 朗真的马绳在英将军的手上,他知道朗真身上伤,可种时候,他顾多,只能向前冲着。

“大,您要以为英某贪生怕死之。英某多年算计,也想离放过自己的妻女。他把英某逼上绝路,英某既然选择您,定誓死追随。若,臣愿生服从您!”

风在耳边呼啸,沙土迎面而来,石粒从山谷侧壁上滑落,英将军和朗真冲在最前面,身后的军队相隔数里。

很明显,经过上次的突袭,殷忻变得更加小心。他把朗真和英将军作为探路的替死鬼,如果前方无事,他的军队变会全速通过。

通向天竺的最后道山谷,样的好机会,离怎可能错过。

离的军队早早埋伏在山谷上,只要殷忻绕路,他九成把握将路军队歼灭。殷忻军队里的弓箭手很少,他如果要通过山谷,只能牺牲大半数军队保护殷忻。

……个时候,朗真和英将军两个仇,竟然被殷忻安排到最前列……

“杀啊……还在犹豫什?” 见身边的弓箭手迟迟未动,离夺过弓箭,瞄准朗真,却被子玉再次拦下。

“离,你被之前的羞辱冲昏头脑吗?个时候殷忻明显让他做探兵,你茫然行动,打草惊蛇,他身后的军队连同殷忻就会立马调头跑路!” 子玉的手生生抓着那只快要离弦的箭,紧紧盯着离……

对劲,很对劲。

现在好像比起歼灭殷忻的队伍,离对杀死朗真更感兴趣。如果他记仇于之前朗真设局让英将军背叛离,也会冲动到种地步。

到底为什……他突然要样刁难朗真?

子玉的手紧紧抓住箭,没半点要松手的意思,过些时间,离慢慢松弦,把箭卸下来,“留你在身边,正最大的错误。”

见朗真和英将军在山谷里无事,殷忻的军队也开始加速,冲进山谷里。

离手挥,身边的军队开始向山谷中射箭,其余的推滚石下去————

时间殷忻的军队乱作片,无力地招架着。

“该死!众军听令!保护陛下!”栁将军在殷忻身侧,号召着周边的军队。

而在个时候,离突然跨到马上,让身边的几个骑兵和他向前冲,其余的留在里击溃殷忻的军队……

种时候,主帅里指挥,离还想着……

……

子玉随手拉下身边的骑兵,“你也都洞晓此次的任务!留在里,箭雨要停!” 然后自己骑马去追离。

究竟为什……为什……

骑马奔驰的时候,子玉想千千万万种可能,但他怎也说服自己,为什个时候,离会对杀死朗真较劲。

明明抵达天竺,再杀朗真也迟啊……

就算朗真和研清汇合,离身边的军队在自己手上吗?难道因为英将军叛变,离感到身边的军队将会由他指挥吗?可英将军的妻女都在他手上,虽然英将军现在投靠朗真,他应该也没十足的决心和离作对啊……些年,英将军也会情愿与离为盟啊。

到底回事,个发展……

边,箭雨毫间断,殷忻拒撤兵,死伤开始邹增,切都像第次被突袭样……

“保护陛下!快速通过!” 栁将军边呼喊着,边在身侧保护着殷忻。

个时候……殷忻终于看清楚。自己百般怀疑的舅舅,个时候,真的会舍命护他。

……可……

身边的军队忽然,开始自行撤军。

“大胆!你回事?说要拼死保护陛下吗?” 栁将军虽然自顾暇,但注意到身边军队的异常。

“将军……虽然生死之交,您对恩,可在上次突袭的时候,就都还清您的恩德。” 说话的栁将军的副将,也他,在指挥军队迅速撤军,“当初半的弟兄被困在山谷时,您也等保护陛下,可您没丝毫顾忌那半弟兄的生死。现在您已经将军,也没资格命令指挥。”

“大胆————你群逆贼!” 殷忻咬紧牙,挥舞着箭要杀那副将,可惜武力到底敌长期习武身战沙场的,再加上箭雨,殷忻伤到那副将半分。

副将也没理会个他本该臣服的帝王,继续对栁将军说,“大金要亡,的命也命,征战多年,您意辅佐陛下,可死去的……过半点同情吗?”

“你别冲动……保护陛下的职责所在,你现在要敢撤军,就真叛贼!” 栁将军想先稳住他,种敌袭的情况下,如果军队还四分五裂,那自己可真的没办法护送殷忻平安到达天竺。

“冲动……?每个将士都知道当今陛下明君,若金国要亡,还分什逆贼敌只想保住性命,回去见自己的妻儿老小,就算逆贼又如何?本以为,牺牲半军队您会明白的。可,现在您心想的还陛下。将军……同习武十记载,道路同,保重!”

然后,就像先前组织过好的样,殷忻的军队还向另个方向奔去,慌乱中栁将军拼命抓住殷忻,带着他向天竺的方向冲。

个时候,陛下的军已经叛变,必须护送陛下安全到天竺。

“大金要亡?那叛将说什?大金要亡?” 种时候,殷忻所的底线全数崩溃。他所的努力,仿佛被全部否定。

“陛下!去天竺,您还可以借兵卷土重来!陛下相信老臣,大金绝会亡!”

大金也能亡,他的胞姐当今太后,她还没见证大金的荣耀,大金个时候被断送。

箭穿过身体。

刺痛袭来。

飞奔在箭雨和滚石中,像每场战役样,他向前冲着,从来没退缩过。

呵……曾经提醒过他,自己的军队没骑射,会吃大亏,可他偏偏与英将军共事多年,两军互补,他也没想过,英将军会叛变。

大金要亡……

句话充斥在他脑中,遍又遍,仿佛要把他吞噬干净。

边殷忻的话语,他已经听清楚,只个劲儿地向前……向前……

第二箭,中在他的腿上。

剧痛的感觉,却在个时候提醒他还活着,他还职责。

殷忻突然安静,看着连中两箭的栁将军,他的眼眶突然微微湿润。

眼前山谷的出口就要到,为什自己觉得……会的遥远?

第三箭,穿于他脊背,血开始向四处喷洒。

“舅舅……舅舅……” 像回到过去,殷愈被贬失踪的那段时间,次栁将军负伤回来,在床上昏迷整整两天,他在床边拉着栁将军的手,遍遍地呼唤他。

时候……眼泪竟然也会从他眼中滴滴地流下。

“舅舅……” 开始颤抖,种哭腔的声音他多久没听到过。

“陛下别怕,就快到……” 仿佛感受痛苦,心中突然轻松下来。

小时候,他与栁后起长大,那日她嫁给殷愈的时候,自己在她眼中望见的,满心的欢喜和期望。

闺阁小姐由几个能左右自己命运的?但她嫁给的她最想嫁给的。何其幸运……何其幸啊,因为在那之后他再次见到的姐姐,心中丝毫仁慈,而被悲伤和嫉妒笼罩着。

因为殷愈此生,都没对她上过半分心,迎娶的女,除他姐姐,还尽的女子。

金朝大帝,自己又能如何?他唯能为栁后做的,就保护好她唯的儿子。

边,离在山谷上方追上朗真和英将军,他向山谷下拼命射箭,可突然,却被刚刚点来的骑兵包围。

英将军抬眼张望,看到被包围的离。

……” 睁大眼睛,刚刚愣神就被朗真叫回来。

“将军要分心,要先离开里。” 朗真镇定地说。

“你回事……?” 被包围的离,气压低到能再低……

“若您要伤害英将军,会答应!” 那众骑兵像心要和离作对到底,只只箭指着离,威胁的意味颇重。

“真啊……因为个朗真,全都造反啊……你被英氏调离临时辅佐的,应该也知道身份吧……就你几个杂兵,还妄想挡住?” 离丢掉手中的箭,抽刀而来,速度敏捷到那几个骑兵还没反应过来,箭未离弦,就已经中刀伤。

等原来以为您和英将军,才来辅佐您,可现在您要杀将军,就先过关!” 他纷纷拔刀,与离厮打在起。

状况混乱到,之后离其他的军队赶来,才将离和那几个骑兵分开。

离的军队里,除英将军的马,还之前辅佐于朗真的,加上自己从最初就精心饲养的军队。

那几个骑兵伤势已重,倒在地上没生息。

而其他赶来的,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幕。

到底……怎回事?

“你都过来?” 离开口,王者般的口吻把局面先稳住

“殷忻的队伍叛变,已经撤离……而栁将军趁乱带着殷忻已经出山谷!” 子玉看众开口,站出来先说明情况。

离回头,看见朗真和英将军已经见踪影。

“你到底想要做什……次的主要目的,要杀殷忻的队伍吗……你突然离开去追朗真作甚?你曾经也说过,虽然被朗真反将军,但要以大局为重。你突然发疯要做什?” 子玉顾上那多,把自己的疑问全部说出。

“大……也曾追随朗真,里也英将军的马,您刚才也确实要致那二位大于死地,现在个说法,能服众啊……” 身边的军队见子玉在逼问,也缓缓开口。

直以来,他主要的目标就击垮殷忻,可先在殷忻的军队已经四分五裂,他突然没共同的目标,长期的矛盾也逐步被激化。

“啊啊……真要烦死。没想到英将军的忠心耿耿,实在想到呢。” 离突然笑起来,“过现在天竺的城门已经向他打开吧……朗真,还殷忻,都抵达天竺境内吧……”

“大想说什?” 众问道。

“没什和朗真之前打个赌……如果他能活着到达天竺……就得必须……” 离笑意更浓,自嘲的口吻加上被强行压下来的愤怒,“辅佐他。”

“什?” 子玉冲向前,“你怎会打样的赌,又怎会遵守规定!”

“呵……子玉,看来你很的为啊。如果只个赌局,当然会遵守。样吧,你猜猜,为什那另格,叫诡的那个,为什久都没出现过吗?”

啊……原来离只在黑夜出现,但现在,诡就像彻底消失样,原先自己以为离具身体完全由离掌控,而诡则听令于离。

“难道……你仅和朗真打赌,也和诡……?” 步步地后退,场局,原来他和研清,没参透过分毫。

“所的事物都它的规矩,和诡都从千落格里分裂而出的,千落个主格长期处于沉睡,身体,和诡必须平分,谁也能压制对方。可呢?偏偏个诡迷上朗真,还甘愿和打赌,如果辅佐朗真,具身体就为所控。”

子玉的大脑飞速地理解着,安静下来。

可能轻易答应种要求……所以啊,条件的,朗真若能活着到达天竺,便个能力。所以,在朗真出发前,就和他打赌……他全都知道,如果他能活下去,就必须辅佐他。”

身边的军队开始议论纷纷,他知道离个时候,到底在说什胡话……只子玉继续发问,“掌控身体种事……对你来说真的重要吗?”

“啊哈,当然啊,如果能控制住个身体,就把握和千落个主格作对。当初他敢把放出来,自己沉睡的原因就必须要辅佐帮助研清……可呢,正巧,和诡啊,都愿辅佐个手腕够只耍小聪明的研清。”

“等等,朗真辅佐研清的吗?他和研清的关系……主臣和恋吗?” 子玉已经思考其中的复杂关系,却被离语道破……

“那只狮子,怎可能会甘愿辅佐?” 离调笑着,“早早就说过,世间的爱情都实为可笑。他朗真,怎可能会爱?”

子玉的嘴唇开始颤抖,究竟城府的……才会设下个没能读懂的局?

研清,研清……你都错。从开始,的敌,就止殷忻和离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