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宿舍纷争

小说:高中那些斗智斗勇的奇葩事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Olsc 字数:2327

后门,让这两伙计塞得满满当当。

“棍呢?”

厕所呢,估计带着伙计抽烟去。”

合着最近厕所变得乌烟瘴气就是因为他?

啥,等麻烦你跟棍声,我大课间找他。”人听完长说的这句话,皱着眉歪头看眼,问:“你哪位?”

啥,我是四长,和毛头认识,想和解下矛盾。”长明显已经客气不少,但伙计依然对他表示怀疑:

“你认识棍吗?”听完这句话,长愣下:

“不认识……”

“不认识你还找他?走吧走吧,别我们后门堵着。”

“别别别,就帮小忙啊”

“滚!”

男生直接不乐意,抓起伙计领口问道:“你让谁滚呢?”

后门突然冒出不少男生,被抓领口逐渐底气:

“我们门口,你说我让谁滚?”

“行行行行……”长又当起好人:“别别别,我们本就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矛盾,再这样闹下去就没什么意思哈。我们走我们走。”说完强拉着男生就走。

“你等着今晚!”大家都放出狠话,纷纷离开现场。

我还窗口边等着,静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切。十的人看到我,不过里面毕竟不少认识我的人,所以都没说什么。

我刚想转头离开,后面人拍拍我的肩膀:

“喂!你就是校长?”

我重新转回头,还是刚才被抓衣领的,这伙计我不太认识,不过能看出这是故意找事的。

事吗?”我斜靠到墙边,不屑地盯着他。

“没,没啥事。”伙计突然笑:“就是想提醒你句,离冷萤远点。”

我下意识地斜眼看看后门,还里看热闹的,我问道:“什么意思?”

“我看你和冷萤走的挺近,所以就想跟你说句,离冷萤远点,是我大哥的。”

:“你大哥是谁?”

“棍啊?你没听说过他?”

“哦,不知道。我记事不记人。”我盯着他的眼睛,想看看他接下还能说什么话。

“行,行。”伙计转头走,几人还后门笑。

“无聊……”我重新走回去找到长,脸困扰。

“这可咋办?”火药味反而更强

“你自己再想想办法吧,我这边我要处理的事。”我想脑子又开始乱。这和冷萤又是什么关系?让我离她远点?是,我上次是说,我想跟冷萤断掉关系,但是听完这消息我之后又开始犹豫

冷萤她过的不好?我不知道,但我已经能猜到大概就是这“棍”,想追冷萤啊。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知道。说不定上次跟冷萤划清完界限后,她心灰意冷,就同意的“请求”呢?

我脑壳疼,这事我到底应不应该掺脚?硬说到底其实跟我什么太大关系,毕竟要看冷萤自己的选择。但就从他们口中说出的话看,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强迫冷萤做出选择并不是没可能。

果然还是应该再观察下,现如今得到的消息还是太少。

所以我问长:“想出办法吗?”长沉默:“还是得再去见见啊。”

“嗯,我是这么想的。大课间我陪你再过趟吧。”

回到教室,后排片狼藉。

俩人又吵,互相扔起东西。

教室他们不太敢动手,因为隔壁就是老师办公室,果然他们还是想等回到宿舍后再比较高低啊。

嘛……这种矛盾我见的太多,说实话,很麻烦,真心不想管,可是第,我还指望着长填写的份表格,该帮依旧得帮他;第二,十边情况我不太解,冷萤究竟过的如何?

于是上课时,我偷着给杰哥传去张纸条,问问他下课时,上都发生什么。

杰哥并没过多回复,满篇只写大字:

“时间定中午。”

好家伙,合着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时间,今天中午就要开战吗?

我赶紧告诉长,大课间的时候,再次陪着

,正和他帮伙计们调侃。见到我们,直接让人把我们轰回去,赶之前还挑衅嗓子:“就我这几兄弟,我怕谁?”

行,这下真的管不。老刘和毛头楼,招呼各自的“兄弟”,场恶战即将爆发。

“老赵不找他们家长吗?让家长和解啊?”我问长。

“老赵现查这手机的源呢,老刘现不承认手机是他的,老赵没太多办法。”听完长这么说,我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静观其变吧。

中午我和长谁没吃饭,直接回到宿舍。毕竟是自己里人闹矛盾,直接进他们宿舍不会被别人说什么。

毛头先,还让棍大帮兄弟,瞬间挤满宿舍。长开始数落毛头,当初不是说好不供人的吗?哪知毛头直接扯出句:“他要是不供我抽烟,我能供出他手机?”

得,看起更深的矛盾里面呢。可惜现不是问这些的时机,所以众人都沉默,慢慢等待着老刘。

长撸起袖子,看是打算劝架

看我,而我故意没看他,坐旁边的床上,静静地看着门外。

嘈杂声响起,听起不少人。

老刘回,后面领头的是

宿舍突然被塞得满满当当,所人都站

两人见面就开吵,吵大堆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最后又吵到现的这块手机。二人积攒的情绪终于得到解放,双方都开始大打出手。

和棍旁看着,不劝架不帮忙,都看着对方的动静。

笑笑,高笑笑。

中间二人已经扭打地上,长和我被挤角落,他想上去劝说不行。

终于,棍他们开始动手。高招呼下自己身边的兄弟。

几人都盯着对方,开始上前拥挤。

表面上看着是帮忙拉开二人,实际上都是等待对方的“误伤”。

双方都不动手,都用身体迎接着对方的挑衅。终于,高人开始推搡,于是都不乐意,集体动起手,场面时无比混乱,终于慢慢挤进去。

门外拍门,没人意,毕竟距离熄灯还将近半小时。

敲门声越越大,吵闹声越越大,打击声越越大,脚步声越越大。

“你们干什么!”走廊突然句怒吼,所人都停

地上两副被踩碎的眼镜,正咯啦咯啦作响。

门外,校长旁边,还看着像领导的老师。

“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进这所学校是为打群架吗?”校长脸都青

“刚才动手,出!”

人群纷纷涌动,出去。

床上坐着,不过还是起身。

老刘和毛头站最前面,毕竟他俩打的最欢,矛盾最明显。

“谁先动的手?还呢!肯定不止这两人先动的手!”校长似乎比平常还要严肃。

边刚才不占优势,集体把矛头指向

想指高,无奈他站最里面,而且校长从没发过这么大火,几人都点惊悚。

毕竟都不想被退学,只要能指出是谁先动的手,其他人是可以表示说自己只是劝架的。

这边没人指,高边几乎全指着棍,然后棍脸蒙蔽。

“是他们!我是去劝架的!”棍怒吼。

“行,你别吼。”校长无奈。

“叔!真是他们!”听到这句“叔”,校长旁边皱起眉头。

“闭嘴!学校叫我校长!”气氛顿时感觉不对,校长的脸变得更加铁青。

我们感受到股不同寻常的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