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日常

小说:高中那些斗智斗勇的奇葩事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Olsc 字数:2354

在学校有个响当当地外号:“校长”。

还记得那个月黑风高的晚偷偷摸摸走到某教室门前,叫走了个男生。

大群以为校长视察,都惊慌不已。

直到后才知道,原。于也因此有了个响当当的外号:校长。

么偷偷摸摸吓唬,确实不对。但知道在干什么的伙计们,则会表示特别理解。

为了他们不惜背骂名,也要在最安全的候,帮他们办好事,还不收费。

顶多也就吃顿饭,但他们总觉得,很对不起

好吧,反正也确实出了力,还不要钱,也算应得的。

虽然和帮伙计们不熟,但他们非常非常感激

然而他们只知道的外号,毕竟个外号太好记了,生动形象地表现了的“鬼鬼祟祟”,又反讽了校长检查的“出其不意”。

其余校领导检查的其实已经够狠了,校长么做很容易让感觉画蛇添足,不光啥太大成效,反而成为了大笑点。

毕竟,连其他的校领导都能糊弄过去,糊弄不过校长,那真在学校白混了。

如此看,校长真的搞笑的。

吵闹的候,校长突然从后窗出现,后门的会突然发出种看似正常的咳嗽声音,于就跟随着自己的动作,快速地“入戏”。

简直看不出在“演戏”。

校长走了,其实他走,他会故意躲在后门暗处,静待再次的出击。

又吵闹起,但其实所有有动,都在装作学习,因为他们知道,校长肯定走——招他们主任已经用惯了。

校长又探出头,发现所有有动,也法抓个典型审问。

最后校长只能走到前门,进入教室,望了望都在学习的同学,失望地走开……

即便可以应付,但老师们么做,确实也挺吓的。

就比如有的候吵闹的厉害,有的非常激烈,手舞足蹈,候想突然收场,就很难了……

总之,为了在学校还能混的下去,每个都莽足了劲。

主任每个月受到检察员对的情况统计单,清色的“集体混乱”,也很生气,但就有典型……

所以说当主任也挺不容易的,各种受气。

其实如果不学校管的太严,们根本不至于样。

毕竟大家都开开心心地,多好?

老赵身为们的主任,也曾受过不少气。而且你别看老赵年龄不小,他也拥有着很大的玩性。

帮他去修电脑,修完之后看见老赵浏览记录全部都网络农场,便问老赵要不要下些其他的游戏玩。

“比如植物大战僵尸?很好玩的!”强烈推荐到。

“切,早玩意思了,当初从当初电脑普及的就开始玩游戏,那个候都玩游戏卡带……”完了完了,老赵话闸打开了:

“那个候玩魂斗罗,那个游戏有技巧啊!那疯狂磨练技巧。后参加工作了,开始流行红警,于就跟满办公室老师联机玩。“

个游戏也有规律啊,飞机了造防空炮,坦克了就拿墙挡。但玩到后意思了,再后出了些其他游戏,比如那个大战僵尸,还有CS,那个候CS打了几关就打不下去了,因为个游戏有任何规律,玩起又太难了,爆个头都得看运气。所以现在感觉还农场最适合,偶尔能去偷个菜啊,什么的,就挺好的。”

感觉那个课间,听老赵说话最认真的候……

想到老赵把年纪了,背后还有如此“顽心”。最主要讲起滔滔不绝(虽然他讲别的也样),但讲起游戏老赵真的那种拉着讲的感觉,都插不话。

在老赵边,竟然也感受到了股强烈的“玩家之魂”。

哈哈哈哈老赵竟然还玩过CS,真刮目相看了。

主要老赵平太给们好脸色看,张口闭口就学习,确实有点反差萌。

所以,有的候发现给他造成了麻烦,也确实挺愧疚的。

再说回自己,除了放学候跟阿飞阿琨他们起玩之外,平几乎都在行动。

也不跟其他活动,孤零零地坐在墙角。

之前除了和后位说话之外,还有杰哥。但杰哥最近非常消沉,太去过问。

估计手机电了,又找不到可以充电的机,所以无聊起了吧?

然而后位最近被抓到手机,所以也在消沉当中,又变为了孤零零的个。

由于平不太关注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

平日里有谁找,也都外号,或者直接“喂”“你”地称呼着。

也并不反感种感觉,毕竟,在所学校里,谁愿意跟差生做朋友呢?

他们只会去跟自己水平差不多或者更高水平的交流罢了。

例如长,和那个高颜值男生。

至于?不厌恶已经很感激了,毕竟每次考试都会拉下去平均分,导致五和四水平直持平。

也想好好学习啊?无奈基础太差,只能两头慢慢补。有的基础课本有,只能求助于手机。

参考书倒允许带,但之前发生过多次把手机藏在参考书里的案件,所以主任多多少少会关注些地方——很烦种招惹目光身的操作……

所以般不带那种特别厚的参考书,怕惹祸身。然而薄的太过于理论化,有什么解题步骤,因此问题基本得去问后位或者杰哥。

即便如此还会偶尔受到白眼,也确实不好混呢。

很想划分到其他去,说到底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学校要把硬拉进四,明明的分数应该更向后排呢。

总之,既然到了么好的环境,该学的候还得认真学,该帮忙的候还得认真帮忙。

就目前为止,能被别看得起的地方,也只有性格了。

“那个,你的参考书。”后面传了声音。

向后转,发现那个女生D。

最近她跟开始有了部分交流,比如借参考书之类的。但们之间有任何称呼,因为有去问她的名字……

她好像也不知道的,但们之间交流也有太多障碍。

有名称表,但贴了间之后,老赵觉得大家都已经相互认识,于拿去给长留着做记录了。

直接问别名字说实话也挺羞耻的,过了么长间还都不认识,确实难以开口。

么想的,D应该也吧?

帮她解决了些问题,按理讲她应该不知道的实际操作才对。正式出面帮她也只去骂了那几个女生顿而已,而且还“为了自己”。

不过们确实认识了,她偶尔也会过下参考书。

不知道她的名字,自然也不清楚她成绩的好坏,所以也不会过问。

说句实话,不太想让她与么“亲近”。

因为本身在就被认定为差生,别怎么看也不太清楚,如果别因为而取笑她,那就不好了。

所以会有意无意地降低交流的频率,例如她还书,礼貌性点点头,然后接过书,快速地转回头,然后……然后就有然后了……

她被晾在了后面……

很清楚种情况会有多尴尬,但很抱歉,现在只能以种方式对她进行“保护”。

不要与种被孤立的有太多纠葛,不认识的只会疏远,认识则只会拿当工具

,只需要个平平淡淡地日常,就够了。

D走了,窗外刮起了阵阵凉风。

啊~秋天,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