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暗黑食堂

小说:高中那些斗智斗勇的奇葩事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Olsc 字数:2018

知道其他高中是什样子,过我这里这座高中,是真令我感到恶心。

哦,抱歉,说有点太笼统了。

是学校堂,真令我感到恶心。

还记得我刚上高中第时候,堂没能准备好足够饭菜,所以去晚了人,只能碰着个空碗。

堂大叔可怜,便起开工,切了知多少洋葱,以每盘七元价格“便宜”出售。

点调料,点配菜,真正原汁原味……

瞬间,整个堂都布满了欢快空气。

感动热泪盈眶,堂大叔跟我起,为这欢快气息频频点赞……

我#&¥#@¥#@!!!!

天,我发誓,高中三年,坚决吃洋葱……

真是段美好回忆呢……我坐在座位上,莫名回想起了这段过往。

我有个朋友,外号头。我俩从初中就认识,是我上高中后第个“铁哥”。

原先直是我俩起去吃饭,共同经历过那段深刻“洋葱时光”。可惜后来我俩没个班,他去学了美术,个月可能了几回……

头和阿飞阿琨他很熟,所以我慢慢开始和这两个人接触。

来到现在,我三个人如今几乎形影离。

都喜欢动漫,所以并缺话题。

但被学校囚禁过段时间之后,我更多,就是对学校吐槽……

啊,学校堂今天做菜又做糊啦……唉?今天馒头终于是陈了……今天土豆用醋很多,起来是发芽了……

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会在饭菜中发现什“新奇玩意儿”,头发指甲盖几乎都已经是常事了。

“咦?这是什?”阿琨翻了翻他茄子。

个晶莹剔透物体慢慢从饭汤中浮现……

三人惊恐……

“碎……碎玻璃????”阿琨用他筷子挑。

咯碐碐……块碎玻璃渣就蹦在了桌面上。晶莹剔透,而且露出了尖锐锋芒……

堂装修了???这玩意吃了会死人吧?!!!!

“开玩笑呢?”我吼了声。阿琨直接敢吃那盘菜了,所以我和阿飞赶紧把自己匀给了他。

“别吃你那盘茄子了,小心还有其他碎玻璃。我天,这个东西我应该可以去拿找他吧?”我气处来。

“肯定会承认吧……谁能给咱做主?又没出啥大事……”阿琨起来很难受。

“这算严重安全隐患了好吧???”我扒了扒我米饭,生怕里面有什东西。

“咱这段时间先别来堂吃饭了吧,吃商店面包都比这个安全。”阿飞馒头,没有发现什

“行,短时间内,我是想再吃饭了。除非有人吃出什大事,否则,呵呵,学校是会想改。”我随便嚼了口土豆,但已经什没胃口了。

端出这些物是在学生健康边缘打擦边球,为了省钱学校真是拼了。

我家旁边远处就是批发市场,里面有卖菜,所以知道些行情。就这种菜质量,学校每卖出盘,至少能获利2元。每天来堂吃饭将近2000人,光卖菜就可以获利4000。每天三顿,万二;个星期、个月、年、三年……真是暴利啊。

师还夸学校堂饭菜价格稳定。是啊,外面菜价就算涨价了对学校成太大影响,反而能构成售价“便宜”假象,留给教育局和家长……

我佛了……难道这种饭吃了真会出事吗?怎可能,只过学校直在挑战我健康底线。

但我每个人都样,可能个出事都没有。

我就是出事人其中之……

吃完这顿饭之后,我回到了教。刚开始感觉倒没啥,就是回想起阿琨那道菜有点犯恶心。

我记得很清楚,七点二十分,再有十分钟就要上晚自习了。我突然下子想吐,赶紧捂住嘴巴冲出教,跑到了侧面洗手间。

哗啦啦啦啦啦啦啦………

难受到什地步呢?我感觉我道在打结……

啊啊啊行了,我已经知道吐出了多少东西,头昏昏沉沉地,难受要死。

我好容易起身,突然感觉天旋地转,好晕、好晕……

行,还是想吐,但是道好难受,胃感觉翻了个底朝天,嗓子已经说上话了,舌头被胃酸酸麻……

行了行了,突发状况,得赶紧去找赵。

办公没人……

我又咬着牙走,好容易来到了值班师办公

值班情况,半天憋出句:

“医务去了吗?”

嗯?我现在都这样了让我自己去医务应该赶紧叫家长送去医院吗?

“没有”我感觉我值班脸都是扭曲

“那赶快去吧,记得带点钱。”然后重新起他电视剧。

行吧,这负责任,我没办法,跑回教,正好遇到师往教走,于是我在走廊跟师说明了情况。

拿上钱,开始了漫漫长途……

本身医务离教就很远,现在这虚弱感觉就跟唐僧取经似距离……

啊……好难受啊……

终于硬撑到了医务门口,大门紧闭,门口贴了张纸,里面行字:

“近期外出学习,下周五回来。”

得,小护士在,我要凉了……

往后转,突然见了校长。

嗯?原来校长离医务近得嘛?

校长见我站在医务门口,问我咋了。我说头晕难受,还想吐,可能吃坏东西了。

校长神情凝重,跟我说:

“医务现在开门,你赶紧去找你值班师,让他给你开张假条,你去校外药店买点药!回来在这栋楼接点热水,吃完别耽误上课。”

行,死活让我去医院是吧?

我自己知道我情况,多半是物中毒了,现在让我家长来怕是想让我死在学校?

这种时候我还能听他

我千里迢迢赶回值班,以命令口吻跟值班师说:

师,我刚才遇见了校长,他让你联系我家长,给我开张假条……”

值班师愣了下,过最终还是把他手机借给我,打完电话后给了我张假条。

我放下手机,拿起假条,头回地就往外面跑。现在我,到了丝希望,腿好像沉了,头好像没那晕了,我疯狂地跑到警卫旁,靠着花坛就开始吐。

警卫大爷见我这个情况吓坏了,赶紧找了个纸杯倒上热水,等我吐完把我扶到旁边凳子上坐着。

上学这长时间了,我第次感觉警卫大爷和蔼可亲。我感觉这栋学校里大人,只有警卫大爷才“像正常人”……

慢慢缓了会儿,爸终于赶来。我走出校门,跟爸说明了情况,爸直奔医院。

我在病床上输液了两天,妈没告诉我到底什情况,过我偷听到了医生谈话:

我,肠道破裂……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