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全面危急

小说:异界魔铠之旅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劫相正 字数:3220

巴斯副团长见拳的声势不小,脸色些凝重,之前两场战斗令他消耗不小,所以巴斯没想跟消耗时间。

打着速战速决的想法,巴斯毫不避让的握紧手中的剑,剑在斗气的附着闪耀着淡金色光芒,带着锐金之力直接朝挥过来的拳头劈去。

砰的声震响,巴斯连退两步才站定来,步未退在他全力臂甲没丝破损的,巴斯脸色点难,在他以锐著称的金属性斗气竟然都无法破防,双手甲来也不是凡品,敌人的防御力如此强来自己时半会还奈何不他。

哈哈笑,没丝毫停顿,再次朝巴斯近身而来,双如同撞城锤的拳甲挥舞的虎虎生风,竟不比巴斯的速度慢上多少,速度不慢之拳还都威力不小,巴斯略交手之瞬间脸色变,勉强挡连续不断的攻击,每次不得不硬接的铁拳都令的他感觉喘不过气来,慢慢的彻底失去主动攻击的资格。

其余黑鹰佣兵团的团员的状况也不容乐观,黑鹰佣兵团的名剑师在几名团员的帮助之也只能勉强拉住名金牌刺客,并且时不时还普通团员被敌人抓住破绽,剑而过非死即伤。

名肩膀上锈着三,中阶剑师实力的金牌刺客在开始就直接朝魔法师的位置疾驰而来,目的很明显是想要先解决几名魔法师,消灭掉不确定的因素。

在连斩上前阻拦他的几名佣兵之后,才被名黑鹰佣兵团的中阶剑师拦,可是名剑师在经历两场围攻五阶魔兽的战斗中虽然没受什么重伤,但是在战斗中退来之后又没丝毫停歇的抢救几名中毒的团员,斗气早已经消耗的只剩两三成的模样,拦名金牌刺客之后稍交手就落入风,护在辛白栗栗跟其他几名魔法师身前的几人心急之想上前帮忙,却在两人激烈战斗中纵横交错的强斗气余波丝毫插手的资格,只能恨恨的退回原地跟另组实习佣兵“三剑客”护在魔法师身前。

次遇到种战斗的金石宏也显得些紧张,第次佣兵任务就遇到么激烈的战斗令他深深感觉到自己的颓弱,终于明白什么叫天外天、人外人、山更比山高,完全不像还在学院里面时候的那种切都以他为中心天之骄子的感觉。金石宏现在虽然没露怯,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僵硬的很,着脸色阴沉的几人,也只能叹口气劝解到:“你们不要冲动,那不是我们能参与进去的战斗,我们的实力终究还是太弱。”

着在三的攻击险象环生的自己人,本来就焦躁不安的铭皓,听金石宏的话子就仿佛被点爆的**桶样朝金石宏吼到:“实力不够强是借口吗?我们要是不想办法去帮帮他的话,待会他落败难道你要抛弃我们身后的魔法师自己逃跑吗!!”

金石宏身边的两名同伴听完铭皓的话义愤填膺的就要上前跟铭皓理论,却被脸色阴沉的金石宏拦来,着同样被栗栗拉住的铭皓,金石宏句的说对铭皓到:“如果敌人能站到我们魔法师的面前,那他定是跨着我的尸体走过去的。”

金石宏的两名同样也同样怒吼

“对!!”

走到几人中间喝到:“我们的同伴还在跟敌人血战,你们还心情在里内讧?铭皓!刚刚你说的话太过分,向金石宏道歉。”

着还是不甘示弱瞪着眼睛的铭皓,口气对金石宏三人鞠躬道歉到:“对不起,刚刚铭皓是太过着急才会说出种气话,如果你还是气不过想教训他,那就等我们共同度过次难关再说吧。”

金石宏脸色就缓和来,还没等他再说什么,黑鹰佣兵团的中阶剑师却终于坚持不住,手中的剑被三脚踢飞,顺势的剑由上而的从他胸口上剑斩过,黑鹰佣兵团的中阶剑师身上的铠甲在剑之分为二,鲜血猛的喷出来,眼睛都不眨直观望着战况的金陶怒吼声土黄色斗气护住全身,举起手中的木盾就朝打算给重伤剑师补上剑的三过去,蛮牛般冲过来的金陶光论力量而言三也不敢无视他的攻击,眼已经无力再战的对手之后便暂时退让步,反应最快的立马跟上金陶身后将受伤的中阶剑师救来。

等金陶气势回落停脚步之后,三立即欺身而上朝金陶攻击而来,明白来不及退的金陶立即将全身缩在木盾后面,打算直接硬接三剑。三招力劈华山不闪不避的直接砍在木盾的正中心,剑之威直接将金陶手里的木盾击碎成好几块,破碎的木盾反砸在金陶身上,口鲜血喷出来连退几步之后金陶就倒在地上。

刚刚跟着金陶冲上来的金石宏三剑客到金陶在三剑之生死未卜,将心里面的恐惧化为声音怒吼而出,三人默契配合的散开同时攻击三的上中三路。

“杀!!!”

“配合的不错,可惜速度太慢。”三如同闲庭漫步般手上舞剑如花,刚刚靠近三的金石宏三人甚至没反应过来就被剑花挑飞手里的剑,明明给人感觉速度般的剑,金石宏的两名同伴却完全无法躲开,纷纷倒在的剑,当轮到金石宏的时候,刚刚绕到三身后的铭皓手握两柄短刃袭向的身后【瞬闪!】。

却早已发现潜行的铭皓,抬起的剑没落在金石宏头上,转身挥仿佛头后面也长眼睛般精准的将铭皓的短刃全部砍断脚踹飞铭皓。

“小老鼠,你以为我真的没发现你吗?速度不错,可惜还是太弱点。不过你们些垃圾也太没自知之明个接着个的上来找死。”

说着就将重伤的黑鹰剑师跟金陶送到魔法师身边才赶过来的身上,手持双剑的模样,饶兴致的上打量着他。

见被三踢飞十几米远的铭皓胸膛还在微微起伏似乎只是晕过去的模样,才放心来冷冷的着三,摆出个奇怪的起手式之后嘴里面声低喝:“星爆气流斩!!!”

深知要是让三先动手的话,不定能挡他的攻击的自己说不定会被他招拿,所以牢记着项凯教诲最强的防守就是进攻的率先发起抢攻,三还没见过样使双剑的,着因为他的逼近而不得已停魔法吟唱慌忙后退的魔法师,三也不急着解决,淡定的站在原地想他能玩出什么花样。

在轻松接剑之后,三些奇怪,心里暗笑威力也太小点吧?不过当剑接着剑,用各种角度攻向三的时候,三惊讶的发现的剑好像越来越快,每剑都比上剑威力强上丝,在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之,他竟然感觉到丝压力【是什么武技?好强!就是用出武技的人实力太弱,不过我已经武技的破绽场表演到此为止。】

用阴沉沉的声音说到:“就?白让我期待,接来该轮到我攻击。”

说罢不在被动防御,站定脚步低喝声【裂峰斩】抬起手中的剑毫无花哨的直接跟对劈剑,力量之强令脸色变,左手的剑直接被强的力量击飞出去,接着立刻迅速的将右手的剑挡在身前,三剑紧随而至剑斩在挡在身前的剑剑身上,直接将劈飞出去,飞出去的直到撞在架车架上才喷出口鲜血停来,眼手里的剑,道剑痕深深的印在剑身上。

着慢慢朝自己走来的三试着动动之后再次吐出口鲜血,来胸骨断不止根。着朝自己挥落的剑,口气闭上双眼不在挣扎的静静迎接自己的死亡。

【对不起凯师,剑先行步!】

“刀留人!!”

却尤若未闻,手中的剑反而更快几分,听到熟悉的睁开眼睛就在满载货物的车架上朝边疾驰的项凯。

“哎哎哎!你个小兔崽子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我叫你等等啊!混蛋…”

拼命往边赶的项凯见自己声不但没干扰到三反而让他动作更快三分,立马气急败坏的不停咒骂着三,手上丝毫不敢含糊的朝三甩出身上剩的所飞刀。

就在三剑离脑门只剩几厘米的时候两枚寒光咻的击中剑的剑尖跟剑身上,被飞刀带偏的剑没入背靠的车架上,几粒寒芒朝着三的面门紧追而上,三顾不得再攻击连忙后退两步拉出剑,轻松自如的挥动几个剑花将迎面而来的飞刀全部击落,才不急不缓的站在身前不停给自己顺气的项凯。

“呼呼呼……还好赶上,累死我!”

动作夸张的项凯上打量同样用冰冷的眼神着自己的三,头也不回问到:“剑你还撑得住吧?”

再次吐出口血不在意的说到:“时半会还死不,金陶跟铭皓都被人打晕过去,凯师您小心点,黑袍人的实力极强。”

项凯着按捺不住准备出手的三,不在意的笑笑:“没事,不就是个中阶剑师吗,我搞得定。”

被刚刚项凯的飞刀绝技惊艳直在伺机而动的三位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口出狂言,冷哼声手中直在蓄势的剑挥动之带着风雷之势朝项凯攻过来。

“口出狂妄,我倒要你的本事是不是真的那么——【障目连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