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说服李二

小说:回唐朝当王爷 类别:古言小说 作者:胡糊糊涂涂 字数:2960

据理力争的说道:“臣想要改革,就是可让百姓富裕,让百姓以做我大唐子民为荣。”

不信道:“那你细细说来,让朕听听。”

说道:“重工、重农、重商、恢复百家争鸣,铲除世家望族。”

眼李,愤怒道:“父若如此做,明日,这江山社稷,就不再姓李。”

又说道:”臣愿为急先锋,封地试行此法。父可根据,新法实施后,封地的变化,来确定,此法是否可行。”

口气,又继续说道:”臣深知,每次变法,都将会是血流成河,世家眼中,臣将会是秦之商鞅,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但为我大唐繁荣富强,国祚永昌,臣甘愿冒死试,。即使臣失败臣背后还臣也不是大哥,对我大唐也毫无影响”。

李世民听这天马行空的想法,内心难以平静,如果眼前之人不是自己的子,不是年纪仅仅只十岁,李世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把眼前之人处死。

说道:“可你终究是朕的子。”

看来,自己想要达目的,还是难如登天啊!看着自己头上悬挂的利剑,李还是下定决心,争取离开长安城。

突然眼睛转,计上心头。

“父臣所主张的新政,就是您贞观之治的进步实施,臣也是因你的政策,才这般想法。”李边拍马屁,边忽悠

说新政是对贞观之治的进步实施,露出好奇之色。

时刻注意李表情的李不敢丝耽误的继续接着说道:“第条,父您说广开言路,虚心纳谏,但是您也只能是向御史大夫这阶层的人广开言路,若是像天下黎明百姓这样的人,怎么能够让父他们的心神,朝中像魏征那样的谏议大夫又几个,大部分御史,那都是粉饰太平,避重就轻,其中更甚者,而且不是少数大夫,作为高高上的当着,都不百姓之中去,所信息都是道听途说的,或者发表的言论就是怎样批评帝走不走圣人之路,走不走合他们心意的路,不走他们的路的人就是异己,将会受压迫和打压,后面,利益会驱使他们站个阵线上,那时,帝听的就不是百姓的声音,而是御史大夫这阶层的利益心声,对他们利的,帝能听见,对他们所不利的,帝别想听丝。”说着语气也变得沉重起来。

听得内心震动不已,对李的这些话语,李是非常赞同。因为这些问题他也认识,这是必然的趋势,就是没好的解决办法。

严肃的说道:“解决办法?”

话语中透露着丝询问,丝急切,的眼里,这比高句丽更加重要,因为这关系着大唐社稷的国祚传承。

口水继续说道:“臣针对这策略,准备办报社。”

诧异的问道:“报社,报社是什么东西,能解决如此难题。”

:“对,臣准备办报和民报来解决这个问题。”

报,顾名思义就是府办的报纸。”

“其报上将会出现我大唐最高指挥,即父您的重要指示和意志,这将提高父百姓心中的地位,能够提高百姓对您的认可。”

“其报上会自己管辖的区域内,这天所要办的重要事情,这将提高员的办事效率和极大地减少员的腐败问题。”

“其三:报上会发布,对自己管辖区域内,民报上出现的重要事情的处理结果和解决办法。这将提高百姓对报的关注,提高员处理问题的效率和公平公正性。”

“而民报就是由各个地方的商人或者百姓,自己组织的机构办理的。”

“民报上就是会出现百姓的琐事,乐闻,或着对府的评价,或着对帝王的评价,或着对某个员的评价等,还就是该地区内出现的重大事件等。”

条条的为李讲解着自己的思路。

看着滔滔不绝,神采飞扬的李问道:“如何保证这俩个报社不被员控制,民间自行组织建立,不会被心之人控制,或搞出民变呢?”

稍作歇缓的说道:“其,民众或商人组织要办理民报,必须的府备案,申报之人往常无任何劣迹,且要出示所办机构需要花费的钱财,确保不会出现诈骗团伙。府会根据其财力和所区域确定其人编制及组织机构。”

“其,以上俩个机构都是独立运行,人员认命由上级报社管理,府无权管理,只备案及审核办理权限,报由上级报报社组织,当地府举办及发放所需资金。而最高级报管理人则由上指定,最高级民报管理人则由各地民报报社管理人集体投票选出,民报每五年次选举,第五年最后个月由各报社把自己想要选举的人的名字,籍贯,写自己所发报纸的标题下,最后由民报最高级的报社统整理票数,专门印发版投票的明细发放给各报社,最后得票最高者确定为最高级民报的管理者,切规定,最高级民报管理者不能是同个道或同个人连任。以上办法极大地杜绝员勾结报社”。

听完后,李世民看着李久久不能言语,这是朕的子吗?

这就是个妖孽啊!这样健全的管理体制和监督办法是他个人想出来的,简直难以置信。

看着步步被自己勾起心思的李,内心狂喜不已

不知不觉间,已用午膳的时间,李和李俩人都没察觉时间的流逝,直肚子那举起抗议的旗帜,方才发现。

草草的用完午膳,李又急忙的对李说出自己的第个观点。

“父想要用人唯才,可是才从何而来,天下书籍五姓七望尽皆掌握,老百姓无书籍可看,更是没钱可看。所以才会造成流水的江山,千年的世家的局面。”

“就算是五姓七望被父彻底铲除,不能解决书籍垄断的问题和百姓的饥饱问题,假以时日,必将出现新的五姓七望。”

“父想要唯才是用,民间也是只屈指可数的人才,还是要受世家的掣肘,针对这情况,臣准备兴办学。”

李世民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子,眼中,李个黄毛小子。

而是可以和房玄龄、杜如晦等相提并论的治世能臣!看问题眼光毒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现臣已造纸术和活字印刷术,书籍不再是问题,摆脱世家的掣肘尽眼前。”

看见李打断自己,继续说道:“书籍,就每个县都设立学堂,暂时先做五年的教育任务,分别,国学,礼仪,大唐律法,兵法,武术,算术,等,待以后国力更加强盛后,增多九年以后更高等的教育任务,学堂学满年限的学子参加毕业考试,通过考试去发现他们适合从事什么行业的工作。”

“先从最基层做起,突出成绩者受提拔,按政绩大小依次往上提拔。”

“综上所述这几点,都需要民富作为根本,若百姓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怎么能够安心学习,关心国家大事。”

脸赞同的看着李说道:“对啊!这才是重中之重,百姓若是饭都吃不饱,哪心思考虑其它,如何解决如此问题。”

条不紊的说道:“控制土地,现大唐初立,还没出现土地兼并的情形,对改革的阻力也会变小,益州大都督之职,正好能够对益州实施军控管制,把土地收归我大唐所。”

动容的说道:“军队管制,土地收归国,这会使我大唐出现动luan啊!”

紧跟着说道:“父,这臣就的向父把尚方宝剑切改革都注定会血流成河,只要后方还坐镇,切反动派就都是纸老虎,何况这改革之事只我益州实施,其它地方都不做改变,如此,就算我益州动luan压不住,父也可以短时间内平息动luan,毕竟不是父大人您亲自主张的改革,所的矛头都是指向我的。”

这,李担忧的看着李,这稚嫩的肩膀能扛起这样的重担,处风口浪尖的李能抵住这满朝文武的口笔诛伐。

说道:“,我怕改革刚刚开始,朝中众臣就会群起反抗,改革也只能是无疾而终,半途而废啊!”

担忧的老李说道:“父,只要您不乱,信任臣,臣就能把改革实施底,不出三年,我大唐就会看改革的成效,那时,父也就借口去平复悠悠众口。”

迷茫的说道:“父不乱,何解?”

回道:“父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大惩小戒,例如罚俸,禁足等,只要不把臣下诏狱或召回长安,臣就能全力以赴的将改革实施底。”

其实后面还句,将外,君命所受所不受,李敢说出口。

至于要改革就得先改革军队,更是怕李猜忌之心,得不偿失。

至于后面的贞观律法和整顿吏治,李也没再细说,自己目的已经达,再说就匪夷所思,别最后整的画蛇添足

听完李的话语后,李心中意动,这改革确实比自己更加的彻底。

成功,对大唐的利益不只是现,更是长远的将来。

而失败也如子所说,可控制的范围之内。

思考片刻,李又想起自己当时向李渊说,给自己数年时间,自己定擒获俘虏颉利可汗,献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