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目标人选

小说:疾病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不伤 字数:2794

一直怀疑千寻父母吃的肉就是自变成猪的人类。

细思极恐。

重新关厨房的门,去巡视房地方。

一圈,人。

又转一圈,还是人。

回回看好几遍,连人影都

粮食,怎么可能是空房?

不对劲!

裴诀点焦虑地想,怎么像是逮老鼠的圈套?

放块香喷喷的芝士,其中藏着陷阱,汤姆猫最爱做的事情。

心神不定地待一会,看看渐渐暗下的天色,实在是不愿意出去再找别的住宿,累一天,肚咕咕叫不停……不管,先填饱肚再说吧,死也要做饱死鬼。

蹑手蹑脚地走进厨房,左手拿起一面包开始慢慢地啃,右手握着刀,同时查看究竟还藏着多少食物。

不说,房的主人把食物封存挺好的,至少不会瞧见偷吃的老鼠这类司空见惯的场景,正这么想的时候,一声非常轻的咳嗽声突然响起,然后开始连续不断,渐渐越越大声,嘶声裂肺……差点被嘴里的面包噎死!

厨房一及检查的柜随着声音规律地震动着,犹豫着要不要主动打开,看样里面活物,应该是人,一可能感染黑死病从而被抛弃的可怜虫,不过以房的设置看,家人可以算是非常良心的战略性撤退

迅速用布蒙住口鼻,悄悄逼近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柜门后,快速退到一边,随时准备面对突发的危险。

“危险”柜门的支撑,动作稍微大点就失去平衡从柜里面滚,咚的一声滚到地,裴诀都觉一疼。

差不多一分钟,探过头去仔细一瞧,好一小胖墩,怪不厨房那么多吃的,感情是真吃货在?可躲在厨房的柜里是要干嘛?

把手的面包扔向地小胖的屁股,面包太硬,也只臀部的肌肉能缓冲,不至于受太重的伤。

面包砸到胖的臀部后被弹到地,人还是毫无反应,刚才动静大惊天动地的,生怕别人不知道,怎么现在安静这么瘆人呢?

不想接近地的人,怕见到一张死人脸,像在荒地看到的那张一样,但也不愿受良心的谴责,纠结一会后决定还是快刀斩乱麻,一跨步过去,伸手把人的脸正过——

脸色红不正常,年纪看起不大,脸的皮肤很烫,小孩是发烧啊,大人哪去?看小孩皮光肉滑的,应该是被宠大的,怎么会被扔在这里不闻不问?还在房外面写“P”?

照顾人是累死人不偿命的活,如果那人还昏迷着,发着高烧,只想喊救命。

肥皂剧中弱不禁风的女主其实是大力金刚吧?还是说爱的力量让她爆发潜能,暂时成为超人,过后又是一阵风都能吹倒的林妹妹?

好吧,只是不想承认自己是用的弱鸡。

化身神奇小二,以拼命三郎的干劲日夜守候下,小胖的烧终于慢慢退下,能喝进几口面包糊糊……这说明什么?说明小孩身的病是能好起的!

苍天眼,全不费工夫啊!这真真是作为任务目标的绝佳人选!

吉米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卧室柔软的床,除躯体四肢些酸痛,嗓点痛点痒外,整人都轻松,几日的昏沉一扫而光。当听到开门声时十分激动地望过去,熟悉的称呼都要破口而出,直到那张再陌生不过的脸庞出现,成功阻止

裴诀以为小胖见到的第一眼肯定十分感激,身为救命恩人提什么要求都是合理的,更何况最大的要求就是让小胖健康起

不过现实总是残酷的,确信第一眼,那双看向的眼睛表露出的是浓浓的失望,很明显这胖期待救的是另外一人。

或许胖也知道自己的神情不妥,后也试图与交谈,但不知道裴诀是话题终结者的杰出代表,不知道裴诀的学生时代除非提问,只要可以用动作示意的,一般不说话,身体力行地演绎什么是沉默是金,至于成咸鱼之后,也是能不说就不说,聊天打屁在是不可能发生的。

独自一人在外头,洗澡厕所是很麻烦的事,裴诀点洁癖,觉细菌病毒无处不在,一旦不小心分分钟中招,到时候自己身出现的触目惊心的感染一定会把自己吓死,加奇奇怪怪的社恐症状,从前在家都尽量不出门。

外面的世界对而言,一直都是恐惧远远超过向往。

如果人看过《海钢琴师》,明白男主人公放弃下船的决定,一定多少能理解的感受。

确定目标以后,基本就不出门,成天躲在厨房,不时看看小胖的情况,更多的时间在补眠。

睡觉是打发时间最好的方式,既能补充体力,又能养神,除法赚钱,容易长膘,实在什么坏处。

是惬意很,那边身体渐渐好转的吉米已经快憋疯,每天都人跟说话,明明房人,却无法正常交谈,每一次都不在一频道!而那人似乎已经放弃跟沟通交流

怎么可以?!

不爽,就要全世界都不爽!既然你不仁就别怪不义,谁也别想好过!

小胖恨恨地想。

裴诀从不奢望所谓的滴水之恩会涌泉相报的可能,但也想到小胖良心的,好转之后整天在睡觉的时候唧唧歪歪,嘀嘀咕咕,烦要命,问说的什么,又装哑巴,更可恨的是恶作剧的人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一副“你就是活该”的欠揍表情!

小混蛋!要不是为任务,看不揍你满地找牙!

论话唠跟话题终结者该如何和谐相处……

俗话说好,打是情骂是爱,裴诀与胖在“摔跤比赛”中各自敞开心扉,吐露深藏心底的话。

“你这臭不要脸的小胖!白眼狼!”

臭不要脸!是你!是你擅自闯进家,吃家的东西!”

“以为谁想进你家啊?你家是被感染的,如果不进你以为你还命跟吵!胖!”

……不是胖……”胖开始眼泪攻势。

“怎么?难道你还是瘦不成?”裴诀嘲笑道,丝毫不见心软。

不叫胖!不准再叫叫吉米!家里人都叫宝贝吉米的!”

“那又怎样?又不是你家人,干嘛要遵守你家的规矩?喜欢叫你胖咋样!”裴诀贱起真的能气死人,小时候就是因为嘴贱,本做错事,一天到晚却总是被老师逮着罚,导致一度觉老师们联合在一起搞针对。

处于绝对弱势的深信,输人不输阵,绝不能在敌人面前示弱,考虑到身体力量悬殊,认为只引以为傲的口才才能为自己争口气。

所以!要嘴贱到底!

“哇——你,你欺负……要告诉妈妈……”胖气哭!欧耶!

的嘴炮神功果然退步!裴诀正为自己的胜利意不已,懒理哭“涕泗横流”的嘴下败将。

小时后,裴诀发现胖还在哭不停,声音从最初的“哇——”到现在的“嘤嘤嘤”,以及忒响亮的醒鼻涕声。

“好啦!哭够!你不嫌累吗?告诉你,睡眠质量好,你再哭,也能睡着!”

“嘤嘤嘤”

“别哭喂!再哭下去会脱水的!”裴诀开始苦口婆心。

“嘤嘤嘤”裴诀脑门的青筋暴突。

“吉米!”暴吼一声。

“呃——咳咳咳!”人能被吓哭,果然也能被吓到不哭。

“吉米,别哭做一些意义的事情。”

“呃!比如?呃!”胖打着嗝委委屈屈地问。

“比如——拯救世界!”

“……”胖呆住,眼神木然。

“你不感兴趣?好吧,换……”也对,救世主什么的实在是太中二

“不不不!不换!们拯救世界!怎么想到这呢?会成为人类的大英雄!被万人敬仰!”此时吉米眼冒金光,神情狂热。

不会错的,重度中二病。

野心的中二少年。

从此,城市的传说中悍不为死的狼人多跟屁虫。

才怪。

“大哥,为什么们看们的眼神怪怪的?们不是英雄吗?不是拯救世界的人吗?崇拜呢?”吉米垂头丧气地问,第一次跟着裴诀满城市乱跑,拖着一身肥肉,又累又憋又压抑。

裴诀提出主意的时候想那么多,现在是后悔莫及啊,怕吉米被感染,又拗不过小孩的软磨硬泡。

兴头的吉米不会乖乖待屋里,毕竟叛逆期的小孩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都可能。

意外的是,正是裴诀忌讳的黑死病让天真的吉米打消不切实际的幻想。

“幸运”的吉米第一次行动就见识到真正的黑死病人发作死亡场景,很出息地当场昏死过去,从这以后再提起过当大英雄做救世主的梦想。

说真的,裴诀能做的事情不多,不是专业人员,至多帮忙处理尸体或是尽可能地照顾活着的感染者,为们搜罗食物。

一天下,人累都虚脱,还不敢解开包裹全身的已经被汗水反复打湿的厚厚的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