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同桌的爱好

小说:疾病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不伤 字数:2644

正所谓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当同桌可爱犹犹豫豫娇声出“我把你作主角写进……那种……”的候,明白发生什么,只知道想要的都没发生。

住问道:“就这个?”没后文

“嗯!我没做其起你的事!我发誓!”她举起手,伸出三根白嫩青葱的手指,信誓旦旦地答道。

你对起我的多!!!

裴诀心里已经泪流满面,无语问苍天。

就写嫁何撩?成天像个情窦初开的暗恋少女一样偷眼看,给送早餐,送礼物,甜言蜜语!刚才还一副表白的样,害一厢情愿这么久,空欢喜一场,还深深伤害脆弱的少男心!

“你生气吗?别担心,我写的很清水,没肉的,”她看一脸心灰意冷的神色,赶紧安慰:“而且你里超级受欢迎,万人迷,嘻嘻,我给你配好多攻的……”她又露出陶醉的谜之微笑,曾经愚蠢地以喜欢,所以才对笑成花痴,呵,太自以

“跟你哦!我的书现超红的!订阅收藏超级多!筒子都让我写肉,我点心动的,情节会带感很多,你知道,爱和性开的嘛,然爸爸妈妈怎么会生下我们呢?你的清誉和清白,我狠狠心,还决定清水到底!怎么样!够义气吧!”

她已经没任何,开始兴高采烈地自己的作品如何如何,排多少名,拥多少粉丝。

原来和她从没一个频道交流过。

“好,你现知道我秘密身份,我方盟友,以后大家可以更加亲密地交流啦!”

二话——掉头就走!

交流个屁!

期待的亲密交流可这样的!

还天真地认同桌奇怪的爱好破坏们刚要萌发的爱情。

此,决定研究一番。

从此,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从此,对拥的白斩鸡身材的自己表示深深的难过。

如今已经忘同桌的名字,却还记得她写的的内容!

雷得外焦里嫩!

里的最多的台词就“嘤嘤嘤”,动动就“脸惨白”“脸红彤彤”还那个“瘦弱而白皙”!

快呕死!娘炮兮兮,还个爱管闲事的圣母玛利亚,总从外面捡流浪汉回来养,自己都揭开锅的情况下怎么养活其人的?喝空气吗?穷成这样竟然还能上贵族学校?

更加恐怖的,一大堆身份高大上的人跟智障一样发癫,找玛丽亚裴麻烦,口口声声爱个没完没

这样的人特么真想一锤子打爆的猪脑袋,还看到留言要肉啥的,开始以玛丽苏爱红烧肉,人设奇葩到这个地步,情节已经浮云。

事实告诉更奇葩的,此“肉”非彼“肉”,我的老天!什么孽才让众人会纷纷希望玛丽苏裴被压,还被一个人,“很多个”“同的”人!

同桌一点都单纯,单纯的

什么她要把写成男同?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

而今天,遇到另一只白斩鸡,进行人生第一次真人急救操作,对着一个男人进行五次嘴对嘴活动。

间多想……

明白对人工呼吸斤斤计较实过去,可——

操作熟练,本应吹气的候吸一口气,然后终于明白一个真理。

适合做医生,没大无畏精神救死扶伤的活的,连口臭都受怎么能胜任如此伟大的工作呢?

迄今止女孩的嘴唇都没碰过一下的一个男人……

好悲伤。

……

“角色扮演任务完成。”

……

裴诀被闹钟吵醒,看着房间愣一会,然后爬起来查资料。

“约翰·斯诺创造性地使用空间统计学找到霍乱的传染源……

预防措施清洗肮脏的衣服、洗手、烧开水……

人物代表作……《论乙醚》、《论氯仿》、《论霍乱的传染方式》……”

竟然只答对一道?

果然知识都还给老师

……

早上来到办公室的候门还没开,裴诀门口,垂头看手机打发间。

“你这干什么?”

知道什么候来的马主任摸摸发亮的脑门,问道。

“等开门。”显而易见,主任头发没,难道脑子也没吗?

“今天周六。”

“所以?”

“所以用来啊!”

裴诀站起来,跺跺蹲得点发麻的脚,对马主任:“公司一直都周日休假的。”

!你的意思一周只一天假?没搞错吧?”

“如果制度没改就没错。”

“那怎么这个点还没人来上班?呵呵呵!你一定诳我的?”马主任信地环视周围都没开灯的办公室。

“大家这一天都会迟到早退,常态。”

“那你来这么早?”你也来?裴诀心里反问。

新来的马主任原来喜欢追根究底,以后假应该很难请,再也能写家里事敷衍过去。

“习惯而已。”

“现年轻人早起的很少啊!你很错!”

裴诀微微一笑,很倾城,嘴角处微微抽搐,过胜礼貌。

知此的手心已经布满冷汗,心律失常。

哎哟喂,擅长就聊天,对话进行到现非常满意自身的进步,好,快结束吧!的话题终结技能什么还没发挥出来?快憋出话来

新上司能得罪!

要忍!

忍耐!

“你怎么称呼?也搞人事的?”

“您叫我裴就好,就人事部打打杂。”

裴诀感觉到的腿也颤抖,并且幅度越来越大,张嘴,发现连嘴唇都颤抖,胸也越来越闷。

濒死的感觉……

黑死病的世界体会过。

父母一直能理解的社交恐惧,理解,什么会恐惧,什么会窒息。

妨碍症状的存

想起清明节前几天,公司统共给两天假,父母怀疑法,试探,质问

拜托,这个公司的职位你们找关系得来的,信就去问你们的关系人呗,还追问干什么啊,浪费间浪费生命吗?

起码重复朗读三遍公司放假通知,才终止话题,老人家信短信,要亲口

更令人呕血的,节后没去上班,放多假,却慌,没们去扫墓。

只能可爱的父母也许见鬼,因确实上班,确实没慌,但也确实想陪们回老家面对大堆叫出名字的亲戚,更想与们寒暄。

们的儿子个冷血的家伙,只要能避免社交,无所用其极——足够麻木,还会会们的怀疑……

社恐就没那么多烦心事吧……

……

“裴仔!你咋啦?便秘啊?脸怎么皱成菊花啦?”

什么玩意儿?马主任叫裴仔?!

阿炳看裴诀还发愣,由烦躁到:“你愣啥啊愣,愣也要看间吧,情况啦!中毒!还备齐工具!记得要带调查表和笔!千万记得!我去联系联系其人!”完就快步离开。

备齐什么来着?

中毒?

人事科连中毒都要管吗?

“师兄,我们要要抓紧间准备啊,现场还等着呢!”裴诀转头看着身边的萌妹子,连声应和:“啊,当然要抓紧,你去准备吧,我等你。”

“师兄……”妹子傻眼。

“快去啊!中毒来着!人命关天!”妹子被吼得麻溜行动。

混过去……

啊!太好

如果每次面对痛苦堪的社交都能来异世界躲一躲,这款游戏还可取之处的。

“玩家身份调查员,任务调查报告案件并填写调查报告。”电子音适响起。

玩世界末日梗吗?

案件?刚刚对着嚷嚷的年轻人人中毒。

要干啥?

等世界产生的救世主出现力挽狂澜?

好主意!

“嘟嘟”

“喂……”

“喂你个头啊!还赶紧上车!嘟嘟……”

“……”

叉叉学校饭堂。

们被分配到食堂调查,搭档学检验的,负责采样本,负责问话。

“你好,我们接到报告,学生今天这里吃饭以后都生病,现调查相关情况,请配合。”

胖得跟老夫子里面的大番薯得一拼的厨房师傅一脸茫然。

“今天中午吃什么菜?”

“中午?白斩鸡,酿豆腐,白菜……后头太记得。”师傅好意思地搓搓手。

没事,学生记得就行。

默默吐槽。

“加工程序怎么样呢呢?白斩鸡?”坚持懈地再问。

“什么?”师傅懵逼脸。

“嗯……白斩鸡这道菜怎么做出来的?”

“哦~”师傅恍然大悟。

开始事无巨细地讲述做菜经过以及的个人感想。

滔滔绝口若悬河,白斩鸡做法如何追求肉质细嫩鲜美啦,如何掌握火候等等,得裴诀口水分泌速度加快,只好咽口唾沫。

都快忘调查食物中毒事件,厨房大叔当记者?准备扬名立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