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回到现实

小说:疾病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不伤 字数:2768

诀非常后悔当初神经兮兮游戏。

现实再怎么奈,他的情况也比大多数人好太多,虽然讨厌社交,不爱出门,严格来说不爱出房门,但不代表他愿意被瘟疫摧残的区来体验生活!

论死亡的恐惧、疼痛的体验有多么真实,他还确信这界都假的,都忘记接触多少病人,直也没有被感染,吉米身这样恐怖的时期,被人抛弃家竟然能活那么久?厨房竟然有数不清的食物?巧合不可能的,不合理的方太多

任务人,他已经救吉米,可没有任何改变,为什么?不管这游戏半成品,情节苍白力,他只想出去,离开。

吉米聊的时候,他几乎思考,究竟哪里出差错,他确信活蹦乱跳的吉米不会突然挂掉,而且任务说的又不保护人长生不死,为什么还不能结束游戏?

日有所思 夜有所梦,诀梦见他第手机上看这款游戏的那晚,他法改变梦里的场景,眼睁睁看着自己愚蠢答应进入游戏,就因为“实现人生价值”这六字打动他,的,不“救主”。

主以人之力拯救界,看起来确实拉风,前提他们都有着强大的信念和荣誉感,同时能够承受惊人的压力和负担,因为英雄,因为成为英雄,有些人有些事,必须作出牺牲。

而他只凡人,只想做普通人。他焦虑的找不自己的价值,找不实现价值的方法,他只不想做拖累父母的废物。

第二天醒来,诀模糊有想法。

瘟疫,治病救人。

他不会治病,但可以救人,像他救吉米样,照顾他们,虽然付出可能收效甚微,庞大的死亡阴影下如蝼蚁般渺小,不过,坚持就胜利。

虽然说觉得场景都假的,人也假的,但面对化脓的伤口、肿大的淋巴结、人体体表大面积的淤血淤斑,实不能动于衷,视感染于物。

都会习惯的,他对自己说。

……

天,他发现吉米消失

就像从未存过。

即便虚拟人物,他们也相处段时间,他界第次接触的人。

诀有点难过,有点寂寞,甚至有点怀念吉米故意找茬的日子。

随着照顾的人越来越多,有的人病情法逆转死,有的不知道感染黑死病以外的疾病还身体素质过硬撑过来,都不知不觉消失,像吉米那样,息。

诀麻木做着事情,连平日内心的吐槽都消停,他照顾别人,会收获些感谢的目光,不知道他沉默不语还病人也没有聊天的兴致,抑或普通虚拟人物没有被设置聊天功能,他与他们之前从来没有过语言交流。

那些目光让他觉得,现他正做的事情有意义的。

被需要的。

举手之劳救人性命,不只有超级英雄才能做

凡人也可以。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

!!!

诀猛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房间,不敢相信他毫预警回来,耳边还循环着他自己录制的起床铃声。他打开手机屏幕,瞬间都忘密码什么,狂吐鲜血的病人、对他避如蛇蝎的强盗的面孔恍若隔,手机显示的时间说明从他进入游戏,统共过晚上,现早上五点。

他依然正常上班,生活没有什么改变,八卦小心眼的同事,晚瞎嚷嚷的领导,笑里藏刀的前辈,吵闹不断的父母,跟以往好似也没有什么不同,只很鲜活,非常鲜活,好像从黑白默片彩色有声电视的过程,界突然之间活起来,有声有色。

“孩子他爸,你有没有觉得诀那孩子有点不同啦?”妈疑惑问。

“不同?没有吧,还不木头木脑的样子。”爸不以为然说。

相似的话题同样发生公司的茶水间。

“眉姐,你有没有觉得小有点不?”

“小?”柳眉扬眉,疑惑问:“谁啊?”

“今天早上跟您打招呼的那啊!穿短袖牛仔裤的,像高中生!”于姝双眼放光说道,“奇怪,以前怎么没发现他小帅哥呢?”

说道短袖牛仔裤,柳眉想起来今天早上那男孩,昂首阔步走向她,举止大方,眼神清澈明亮,等走她面前的时候,才微微笑,轻声打招呼:“眉姐好。”然后安静她旁边等电梯,没有套近乎也没有夸夸其谈,不让人讨厌,也不会让人忽视。

柳眉点点头,新来的小家伙挺不错的啊。

她当时这么想的。

原来他的名字叫诀吗。

……

“以前?他公司做很久吗?”柳眉漫不经心问,小心翼翼抿口刚用烧开的水泡好的糖麦片。

“也不很久啦,有年多吧,唉,不怪眉姐你不知道,很多部门都不认识他,我跟你说啊,他真的巨内向的,都不跟人说话,走路都低着头,不然我能今天才知道他帅吗?奇怪,从来没见过他主动跟人打过招呼,今天回啊!罕见呐!”

吗?哪部门的?”

“人事的,说人事,听他们说啊,其实就打杂,别人吩咐他干什么他就去忙活什么,有时候觉得真的过分!不就诀性子软和好欺负嘛!虽然他真的不干人事的料。”

“你跟他很熟?”

“熟?我倒想啊,可他太害羞,远远看人就躲,想跟他聊聊天都难,何况我前台根本走不开,他又不过来!”于姝忍不住抱怨。

“干嘛这么意?不就小后生。”柳眉安抚她道。

“趁年轻多认识几帅哥嘛。”

……

天过去,曾经诀觉得难熬至极的日子如今却觉得轻松惬意。

不用背着满身的食物满城输送,不用为数不清的病人清洗衣物打扫卫生,不用提心吊胆对付从不知哪旮旯蹦出的硕鼠,不用担心眼前费心照顾的人下秒就停止呼吸……同时,也失去踏实感。

明明从虚拟回现实,他却感受不虚拟界中感受过的生存的意义。

直视着他从前不敢直视的人,环顾周围,没什么可怕的。

昨天的他却做不

别人眼里出现对他的嫌弃、厌恶的情绪,怕自己的玻璃心承受不住打击,碎成渣渣。

因为潜意识认同父母的观点,认同自己就他们口中的饭桶、废物点心、垃圾、浪费社会资源的蛀虫。

可笑的,今天放眼看界,告诉他真的别太看得起自己,没那么多人会浪费精力去看你,对你表达情绪,即便负面情绪。

他从来没被看眼里。

所有的恐惧都他的幻想。

他怕的自己想象的界。

幸又不幸的他的老爸老妈想方设法帮助他,结果就努力给他的脑海界添砖加瓦,好让其越来越恐怖。

战胜恐惧的最直接方法就经历更大的恐惧。

不知道有没有哪名人说过这句话,但确实如此,见识过末日,其他的都不算什么

诀回来的当天早上立刻搜索黑死病。

欧洲纪大瘟疫。

薄伽丘写的《十日谈》中的表述,让他仿佛重新回狱。

网上还提当时犹太人被迫害被污蔑,大批大批被当作瘟疫的传播者杀害,有的甚至被活活烧死。

虚拟界没有把切还原,如果当时看群人被活捉烧死,即使有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乱闯房屋,但不小心被恐慌至极的居民当作发泄情绪的对象,不管他犹太人,都要被折磨致死的,不有句话叫宁可杀错不可放过吗,曹操因为恐惧担心都能把款待他的人杀死,他跟瘟疫城市的人八杆子打不边,时代都不同,更别说交情,对于极度恐惧的人,没有理智的,想要发泄迁怒,外来者最好的选择。

他没有重写历史的能力,过去的时光法重来,却教会他如何更好、更珍惜来之不易的现以及未来。

经过多少不同种族不同国家的先驱圣贤,才有今天相对自由开明的社会,有平等的权利。

至少你不会出生就奴隶,最大的成就为主人牺牲。

临睡前,他预感有事发生。

预感对的。

目睹自己界实体化的神奇过程中,电子音顺便朗读遍任务清单。

“找主,并向他学习,以完成界规定的考核。”

???他脑袋响起首家喻户晓的说唱“小朋友,你否有很多问号”。

的,他虽然不小朋友,可他有很多问号。

他想问:救老师吗?哪主啊?没头没脑的啥玩意儿?诸如此类的问题,不过电子音百分百不会搭理他……因为他已经问过,很多遍。

他陷入沉思。

要救,说明有大灾大难,有灾难说明有人面临死亡级别的威胁,束手策如砧板上的鱼肉,任凭宰割。

此时横空出、除灾安民的主!

他刚想完,实体化过程也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