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人间天使

小说:疾病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不伤 字数:2857

历史是文科里裴诀最喜爱科目,般被当作小来看。

不过喜欢归喜欢,考试成绩还是照样塌糊涂,什么年代几月份发什么,概记不住。

倒是朱元璋脸让至今难忘,弯如根香蕉?好像形容得有点猥琐,不太匹配朱皇帝历史位……轮弯弯月亮?

每次看到画像,都会情不自禁咧开嘴笑好久。

原来真可以长在笑点上

不禁有些庆幸没有在明朝。

不小心见到朱元璋真或者画像,真像历史书上样……以不堪自制力,结果……不堪设想。

不准被当成失心疯可能更大,心虚想。

总而言之,记住都是考试不考,考试考呢,又记不住,搞混朝代是常有事。

历史于而言像故事,跌宕起伏,能引起兴趣;也像被撕碎记忆,散落,没有逻辑,不成体统,更多些没有意义字符。

“历史应该是时代画卷,徐徐展开,娓娓道来,用心去体会,将有身临其境之感……”历史老师曾经脸陶醉

以前裴诀怎么都理解不了,得简直跟修真小“气”样,靠“感觉”?这种没有天赋、想象力贫乏岂不是永远无法入门?

直到亲身置身于时代背景之中,浓浓时代气息扑面而来。

历史,原来是这么回事。

机勃勃活景象徐徐铺展,路上车水马龙、谈话声音、马车行走声音、叫卖声音充斥耳朵,欧式古朴建筑、烟囱林立,穿累似《傲慢与偏见》里衣服们占满视野。

与上个世界满目疮痍截然不同,充满蓬勃朝气。

裴诀沿街道慢慢走,默默观察周围,越看越觉得糊涂。怎么看也不像世界末日需要救世主情况啊,上个世界都死大半了,也没见世界出现救世主,为什么这里会出现?究竟哪里在发惨无事情?

难道是雇佣童工?看到好几个是未成年;难道是身不由己看到面露苦色又浓妆艳抹;难道是战争?看到穿疑似士兵走过……

边走边猜测,绞尽脑汁还是不确定救世主准备拯救哪些苦命娃,时间长,又累又饿,脚板踏在路上步都带钻心酸痛刺疼。

果然娇气了,上个世界从早上忙活到半夜也没有觉得怎么样,现在才走会儿不行了。

肚子抗议咕咕叫了起来。

环视圈,想如果贸贸然闯进别房子搜刮食物会发什么事情。

大概会比面对吉米抱怨更加粗鲁些?

有主食物、有主房子像有主,只能垂涎。

反正是没胆子去争取。

忍饥挨饿了好会,裴诀终于痛下决心,决定拉下面子去乞食。不想也不愿再尝试被饿晕滋味了。

“大婶,请问能施舍我块面包吗?我快要饿疯啦!”拖自以为是莎士比亚戏剧腔调开始表演,希望能打动眼前面容还算和蔼

面色红润大婶瞅了眼,两只粗壮手臂赶苍蝇似方向不耐烦挥舞,大声喝道:“哪里来臭不要脸叫花子!小孩子都知道去工作,你这么大个还想吃白食?快滚!快滚!别碍我做意!”

脸腾下涨通红,什么话都不出来,胸腔里憋股气,眼睛开始分泌液体,大脑片空白……慌慌张张掉头跑,觉得周围都在嘲笑无耻。

裴诀后悔极了!后悔去乞讨,放下尊严,但是没有回报,丁点都没有,除了被看不起,什么都没有得到,肚子饿得响来响去,又烦又难受。

夜晚来临,窝在条巷子拐角处,抱膝盖瑟瑟发抖。

“你还好吗?”肩膀被点了点,抬起头,在夜色下看不清来面容,只能大概瞧见轮廓,听声音应该是个年轻孩。

“我好饿……”裴诀犹豫了下,还是出口了。乞食乞食吧,是真饿得力气都没有了。

孩有点犹豫想了下,:“那……要来我家吗?虽然粮食不多,但是我愿意分你点点。”

微弱月光,才注意到裙子很是破旧,边缘磨损严重,各个方都布满大大小小布丁,松松垮垮套在她瘦小身体上,她鞋子倒是还好,破倒不是很破,是太旧,有很深折痕,还偏大,显得她露出脚踝格外纤细。

“善良小姐,你真是我天使。”

脚步虚浮努力跟紧前面孩,渐渐远离了城市喧嚣和华美,往来由光鲜亮丽变得朴素陈旧,街道也变得昏暗起来,还有愈来愈浓垃圾酸臭味。

开始怀疑善良了,脑海里满是恐怖片惊恐情节,脸色不由变得更加苍白,身体摇摇欲坠。

,想心事孩猛然发觉跟脚步声消失了,等她回头时候,发现那个男孩已经昏倒在远处不省事。

……

当裴诀厚脸皮在孩子家待了天后,实在不好意思继续赖下去。

家太穷了,家徒四壁,个火都要精打细算,吃东西少得可怜,早上她两片薄薄面包还分了块给

昨天竟然还怀疑别不安好心!

真是罪过,实在是当时场景太像电影里杀碎尸画面……都怪以前看恐怖片太多,导致联想力太强。

在织东西金发孩,裴诀有点踌躇问:“昨晚我是不是……”

“是!你晕倒了,天啊!如果不是有汤姆叔叔经过,你也许要在街上躺晚上了!”孩没等问完迅速答道,并且强调“多亏汤姆叔叔”。

嘛,怎么想不起昨晚事了呢?原来是晕了。

“你家个吗?”

“……奶奶走了,剩我个。”孩苦笑,“有时候真想随奶奶起去了。”

可别!不是故意戳伤疤

孩看出心思,:“没关系,我没事,奶奶本来身体不好,你也看得出来我家很穷,疾病让她受尽折磨,再加上我这个累赘,其实……离开也是种解脱。”

孩瘦削苍白脸庞,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些什么,有些不知所措。

“请问附近有发什么不好事情吗?”裴诀抓耳挠腮,开始没话找话,问完又觉得问实在是太惹讨厌。

孩却诧异看向:“你知道?看来最近太多了……”

病?”

“嗯,”孩点了点头,继续道:“最近很多不舒服,又拉又呕,没完没了,很多熬不住,”她声音忍不住哽咽,“我奶奶也是,突然走了,我都没有来得及回去,她永远离开我了。”她抹抹眼泪,对笑了笑,:“对不起,我实在是太伤心了,身边没有可以诉,谢谢你听我。”

觉得有点愧疚,问什么鬼问题啊,点儿也不委婉,无意中又揭伤疤了!然后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任务在身。

“为什么突然会得病?”继续问道。

“不知道,有是空气里有毒,呼吸了会死,有在吃东西时候吃到不该吃,毒物胃里面发作,致死亡。”

“哈?呼吸道感染?还是消化道传播?”自言自语嘀咕

“……有个医来调查过,你可以去问问。”

“医?调查奇怪疾病?”惊喜孩,急切问道:“是谁?你知道在哪吗?”

叫约翰·斯诺,是名医,穿得很体面,是个文化,遗憾是我并不知道住在哪里。”孩抱歉:“不过应该会到附近去调查,你不定能找到。”

“谢谢!你是我见过最可爱孩!我现在得出门碰碰运气,谢谢你款待!”

孩看兴冲冲跑出去,低头温柔笑了,小声祝福:“愿你梦想成真,找到要找。”

重新回到街上裴诀肚子还是很饿,跑出去时候听到肚子震耳欲聋声音,害差点跌倒。

“又拉又吐,约翰·斯诺……John Snow?好像有点熟悉?在哪里听过来?囧雪?靠!不会吧?权利游戏!”

忽然嚷起来,等发现周围看神经病样看,又快速捂住自己嘴巴。

因为还是想要尖叫!

不可能吧!

难道是Winter is coming ?要遭大难?后悔当初听权游结果令失望,所以没有看最后内容,嗷!该怎么办?小胳膊小腿,要跟不死PK?

越想越惨,囧雪已经有兄弟姐妹还有帮牛叉追随者,连龙妈都帮,其小喽啰用处大概是用命填各种危险状况,以制造惨烈悲壮场面,导演应该要是这种震撼效果。

要再次成为堆叠尸体中员吗?

绝望无助之际,听到有句:“医!请您定要救救我们!”

“我会做到,保重。”

?医……刚刚天使是不是跟囧雪是医?不,她是是医”,囧雪不可能是医,所以不是囧雪!太好啦!不用死啦!哈哈哈哈!

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文绉绉念了两句应景话,裴诀还是暴露了自己知识匮乏和薄弱文学修养,最后决定还是用回通俗语言表达喜悦。

老天果然有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