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集体公有制

小说:莫来大清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公爵勇 字数:3655

一带除了赵乡勇兵,也朝廷绿营军海防营,们还天黑再靠岸吧!”宋大顺一旁对杨莫道。

黄昏,他们已经到了新宁县境内,距离海岸30里外海面上游荡着。

“新宁县城离海岸多远?”杨莫问道。

“呃......约六十里路,不过从铜鼓集上岸,一条官道直达县城”

六十里......根据他们现位置,杨莫回想后世城市理位置,新宁县定后世广东省台山市没错了,里相对广州、佛山一带受洋重视程度稍微轻一些,但不,要知道里离广州可不远,陆路也就100多公里直线距离,还要提防一些。杨莫知道个时代可电报种通讯手段,不排除他们昨天渔村杀害英国士兵事被发现了,洋和清庭即时通知各处衙门到处排查可能性,那他们船、不就自投罗网吗,看刚才宋大顺话也个意思。

们应该先与赵爷取得联系......"宋大顺补到:“毕竟几十号需要安顿。”

“嗯,”杨莫赞同,但他对他们口中爷却些忌惮,随即又问宋大顺:”爷到底......”

不等杨莫问完,宋大顺立即理解了他意思,说道:“先生放心,赵爷义胆忠肝、绝非小之辈。当年爷也任职广东布政司衙门,官位从三品,仕途可见......只见不得那官场贪腐,又不愿受同僚贿赂,年仅四十便辞官归田,后见洋洋行兴起,看透此乃经济侵略,掠大清白银。便组织新宁大小几十乡绅筹资开办钱庄、盐行、粮行等诸多生意,与洋商场明枪暗斗多年也从不半点退让,见洋患、匪患县日渐猖獗,又出资编练乡勇保一方安宁.......深得新宁百姓敬仰....."说着就向天一拱手。

“看多虑了.....”听完,杨莫喃喃道,语气竟些惭愧,看爷果然一个忠勇之士。

“噢,好久没到新宁县美丽海滩边了......”却马克走了过

“你去过新宁县城吗?”杨莫问道。

“当然,经常去,那里一个好朋友——赵!”

“你认识赵爷?”宋大顺惊奇问道。

“赵国璟吗?不仅认识他,还合作伙伴,不过好朋友可不那个顽固头子,儿子——赵正文。”马克呵呵说道。

“哦,原你跟大少爷深交!”宋大顺回道。

“马克,等会船靠岸,幸苦你去帮办件事行吗?”杨莫随即对马克说。

“杨!你怎么了?”马克竟些不爽,“你应该吩咐,或者命令,为什么麻烦?”随即又吼了起,“天啦,你没当成大家一员,你把当成你们口中那该死!”

瞬间,杨莫和宋大顺均不知所措,马克真还可爱得可以,确实跟大多数洋不一样,他似乎更喜欢跟些中国一起,而不愿意跟其他洋伙群。

“哈哈哈对不起,马克,差点忘了约定,谢谢你提醒。”杨莫立即呵呵说道,然后伸出两支胳膊一把将宋大顺和马克一左一右揽一起,“兄弟们,现商量一下........"

夜晚如约而至带着黑暗了,而今晚却并没星星和月亮,周围黑得出奇,即使一艘挂着白色帆布小船靠岸边,不走近却也无法被发现。杨莫他们将船靠了远离村庄一段海岸边,里还他们傍晚时寻觅了许久发现一个好方,茂密树林遮掩,旁边还一片适合下船沙滩。

两个被杨莫派了下去,九宝和马克,看着两个火把越越远,消失视线中杨莫问宋大顺道:“赵爷废弃宅子离多远?”

“不远,最多三四里,原本准备修建起作为粮油货仓,方便上船,所以靠近海边。不料码头阻挠下没建成,所以荒废了。”

“但愿他能出租给们,作为暂时落脚点,们很重要!”

“放心吧,爷一定会同意。”......

早就了解决落脚方案——租用赵家位于海边废旧宅子。

不一会儿,一场毫无征兆大雨下了下,随即便雷鸣闪电!船舱内更儿童哭闹和大焦躁呵斥......杨莫知道,船上连续一天半了,大家都已经些不适,就连他自己也感到心烦气乱,只不过他现只能比任何都要沉稳。

到船舱,杨莫随即安抚着大家,告诉大家找到新家了,并讲了好几个后世常见童话故事给孩子们听,狼了、白雪公主等,就连大们也听得津津味,不禁被杨莫那种亲和力牢牢抓住了心,逐渐没了焦躁。哪主子样对下他们闻所未闻,也许,跟了主子,也他们福分吧......慢慢,大家都杨莫故事中静静睡去,安宁,乱世之中......

忽然,暗舱嘈杂声打破了种宁静,一阵咚咚声音,显然击打船板发出

“洋鬼子又发疯了!”恨恨道。

杨莫才想起,关暗舱那位英军少尉,一天多了,恐怕屎尿都把他憋得半死不活了,随即安排道:“点个火,跟下去看看!”

“要得!”却那四川船员,立马就提了一盏马灯。

拉开船板,迎着一股浓烈恶臭,杨莫跟四川乡就下到了暗舱,不到一暗舱内,显得无比压抑,而且闷!只一边一个碗大洞口一些空气流入,那英军少尉被塞着嘴、反绑着双手扔了暗舱一角,双脚不停等着船板......

“松绑!”杨莫吩咐道。

那四川乡愣了一下,随即将那少尉嘴里布团取下、将身上绳索解开,只见原本白色一团布却已染成了红色,看小子还呕血了啊。

“水....想喝水....."那少尉被解开后,一下瘫软下去,嘴里艰难说道,说英语。

其他外语不必说,英语,自二十一世纪青年那还可以简单应付,杨莫自然也听懂了那模模糊糊单词。

“给他水!”

四川乡又从腰间取下一个水壶,英军军用水壶,样式与那后世基本很接近了,他们跟随些洋鬼子已久,得小东西也不奇怪,随即将水壶递给了那少尉。

喝完水片刻,那英军少尉似乎了些精神,缓缓坐起身道:“你们居然样侮辱一个大英帝国绅士,你们......你们群野蛮!”

啪!杨莫当即就一个耳光甩了过去,将那少尉直接扇上直挺挺躺着,就连一旁四川乡都吓得一个哆嗦,也太直接了吧,军官啊........平时他们连正眼悄悄都带心虚

“绅士?”杨莫鄙夷道:“子面前你连畜生都不!”用英语。

“你......你魔鬼!”少尉些害怕了,迄今为止他见过最特别清国不但不怕西方,反而肆意掠杀还不带半点顾虑,一言不合就要动粗,魔鬼什么!

“杀了吧,让尊严死去!”少尉接着道。

“不,绅士......”杨莫打趣说道:“要割了你JJ把你卖进皇宫当太监服侍佛爷,你可全世界第一个洋太监啊。”

“什么?.....”少尉下吓得全身直哆嗦,双手一把就捂住了自己命根子:“你不能样......你不能样!”随即拼了命叫到。

“呵呵,恐怕只能样了!”说着杨莫就提起一把军刀把弄着。

少尉最后心理防线彻底崩塌了,哀嚎着上滚了两滚,随即跪倒杨莫面前,四川乡不可思议看着一切,他哪里见过洋下跪磕头

“好吧,阁下.......只要你放了相信你可以得到你想要一切!”少尉哀求道。

“逗吧,你一个小少尉,你以为子那么好骗!”

“不,不.......爸爸,他可以给你!”

杨莫顿时了兴趣,难不成个富二代,或皇室贵族?

见杨莫些动心,那少尉接着道:

“约翰.萨金特将军、驻港英军总司令,爸爸........他唯一儿子!”

哦......小子驻港英军司令儿子,杨莫顿时明白了,难怪他会留船上,反而比他军衔高中尉带去山里逮......看英军队伍里也讲关系后台啊。不过,小子说得对,他爹还真能拿得出自己想要张肉票还些值钱,杨莫那个暗喜啊......

“小子......"杨莫揣着少尉衣领将他提了起,说道:“那子暂时不阉你,等子联系上你爹看看他狗日能不能开出好价钱再说,识相子乖乖呆着,否则.......”杨莫另一只手晃了晃军刀:“子随时可以送你进宫!”

看着那发着寒光刀刃,少尉艰难咽了咽口水:“以绅士名义发誓,爸爸一定会不惜代价救出去,此之前做好一名俘虏......”

“算你识相!”说着一把扔下那少尉,转头对四川乡道:“叫两个轮流看管小子,给他食物和水,可不能让他死了!”

“要得!”四川乡急忙应到,随即些疑惑问道:“为什么不杀了他算了。”他可没听懂说了些什么,只见那洋鬼子又磕头又叫喊,最后杨先生就没为难他了。

“留着卖钱!”杨莫意味深长说道。

“啊?”他第一次听说,把洋拿去卖钱事,真要多新鲜多新鲜。

“你叫什么名字?”杨莫随即问道。

“哦,小叫俞长江,呃......小号俞小五"那四川乡捞捞后脑勺答道。

“哦,那叫你小五,以后你就跟身边负责勤务吧。”杨莫见俞长江倒也很眼水,做事麻利,随即就将其整成自己勤务兵。

“啊?”俞长江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过杨先生提拔了自己啊,看遇上贵了:“哦,,小一定把先生安排事办得妥妥......”

“行,那就把当前事办好!”说着撇了一眼那少尉,便大步离去......

将近拂晓时候雨就停了,郑九宝骑着一匹快马回到了船上,全身湿透他显然连夜冒雨赶回让一直焦急等待杨莫、宋大顺二不禁些感动,九宝办事非常可靠。

“办好了,爷全力支持杨先生!”一见到二,郑九宝就一脸兴奋汇报道:“并派了二少爷前接洽,晚些时候便到!”

“太好了!”杨莫激动拍拍郑九宝肩膀:“九宝,你辛苦啦!”看了看郑九宝身后,随即问道:“马克呢?没一起回吗?”

“哦,他......他赵府喝多了......”

个酒鬼!”杨莫淡淡道,看也不个问题。他派马克一同前去,主要他与赵家关系上,通过他和九宝两共同阐述,才能让自己个赵爷子心目中位得到认可,目前看,达到目了,赵爷子随即就做出了反应。

们抓紧下船吧!”立即,杨莫转身对宋大顺安排到:“组织大家一同前往赵家宅子.......”

“好!”宋大顺领命后一转身就钻进了船舱,不一会儿,船舱里就一片嘈杂,显然,大家开始准备下船了。

“先生......”俞长江到了杨莫身边,请示道:“大家下去以后,船还要吗?”

“当然要啊!”杨莫心想船还大用呢,可不能给败了,随即安排到:“等和货物下完后,将帆布取下,藏于林子后面浅滩,过两日前处理!”

“明白了!”俞长江也领命而去。

顿时,沙滩上热闹了起,渔民们和经商小队背、扛扛将一船货物都卸了下,集中沙滩上,按杨莫说,除了随身细软些物资可都集体,集中管理、统一分配,样才能当前形势下保障几十更公平生存下去。起初大家都不理解,特别那些渔民,但听了杨莫关于“集体公制”好处说明以后,特别杨莫描述憧憬,顿时让大家消除了疑虑,争先恐后将能捐献给集体都捐献了出,不得不说,个时代百姓思想确实很单纯、很好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