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 第一次实践

小说:占筮周家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琪殿陛下 字数:4827

我们走出房间,我手里拿盒子,妈妈我,微暖的笑了。家里,我和爸爸比较亲昵,而妈妈对我却些严厉,并且她平时都面无表情,冷冷的。像是这样温暖的笑,我很少见到,瞬间我哭了,我知道这条路很难走,我学的时候住校会通鬼,我工作医院会通鬼,甚至鬼节清明节这样的日子,我可以到鬼。我害怕这世界,天天就躲的屋子里面,各种法器保护,即使是胆鬼的日子,我也希望它可以直这样下去。

妈妈走过来抱我,她的怀抱淡淡的香味,是刺鼻的香水,是檀香。

“妈妈,我害怕,前路太险恶。我。。。。我敢。。。。”

“孩子,总是要长大,是吗?爸妈比你到的更爱你,我们永远都会保护你。你放心。”

隔天早,张冰开了车来接我,我把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包里面。和爸妈告别后,我们就前往化妆师家中。这里正举行吊唁,这里,我见到了驱鬼。他穿很正式的八卦服,手里拿罗盘,头五岳冠,这种帽子只真正受了戒的才可以佩戴。

“张冰,你帮我去问问,为什么这家要请道士?最好帮我问下那道士名字。”张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今天她和张冰来吊唁,这家反倒没像是对张冰任何怨言,就和平常亲友的对待无疑。我没像对面这道士穿的这么明显,就是正常打扮,也告诉了张冰就说我是他朋友,要告诉任何我的身份。

无聊的时候,我待走廊来来往往的,其实这些平白无故的祭拜只是内心的心安理得,这化妆师七魂六魄被吸走,说明灵魂已经消失,并感应到世间的为她的所作为,灵魂被吃掉真的是件特别恐怖的事情,这就代表你世界彻底消失,毫无痕迹。而吃掉灵魂的,无论怎么样的赎罪结果都是要下地狱。就和间道理样,你无权剥夺任何的生命。

瞎想的时候,我见到了起去KTV唱歌的那群。走前面的是倩,后面跟摄影师和倩的男朋友。倩还是记得我,微笑给我打了招呼。我她的穿愧是模特,虽然是简单的黑裤子和黑色衬衫,依然把身材显得凹凸致。

“怎么了,羡慕家的身材了?”张冰走过来打趣我。我腼腆的笑摇了摇头:“我这样也挺好的,瘦。低调。”他笑了下:“对了,我打听过了,那道士是叫钟承天。”

“姓钟,莫非是镇宅赐福圣君门下的信徒?”我张冰脸听懂,赶紧解释:“驱鬼或者道士这脉中,姓钟的基本就是钟馗的信徒。钟馗你知道吧?专职驱鬼。他即是被家家户户逢年过节贴的门神,也是驱鬼诸恶的判官。也称作万应之神,要啥都给的。”

“哇撒,这么厉害。那样子这道士很厉害啊。”张冰称赞道。

“我这是说的钟馗,这道士道行,还要会的手段了。”听到我这么说,张冰惊:“你是说。。。会这里。。会。。。”

“对,今早卜了卦,今天乐会来。”我来往的,并没任何异常,而我也没感受到任何异样。

葬礼很快举行,这是典型的西式葬礼,大家都穿黑色的衣服,坐台下,台棺材和鲜花。司仪正死者的生前种种。

除了那道士的穿样,其他还都是很正常的。轮到死者的妈妈台,她早已经哭的泣成声, 还没等到死者妈妈走到台,坐台下的倩却知道怎么的,突然疯叫了声,竟然站椅子开始掐自己的脖子。旁边的都吓坏了。

本来安静坐的道士大喊:“妖孽,终于现身了!”死者的家好像是准备似的,赶紧疏散场的亲戚朋友,张冰和我也被推搡要推出去,张冰赶紧给旁边的说,是倩的朋友,这才被留下。

“原来切都是圈套,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抓住乐。”我道士拿出符咒念了通,直接朝倩过去。还没等到符咒粘贴去,倩就已经从椅子摔了下来,咳嗽止。

她被吓哭了,直趴哭。

“你别想从这屋子里面跑出去,周围我已经布阵。”道士说完,就开始七荤八素的跳来跳去,要说驱鬼贴符咒还像模样,刚刚他嘴里念得咒语和现乱七八糟的蹦来蹦去我是真的没出门道。心中似乎明白,这道士是些能力,但仅仅只限些。

我拿出乌龟壳里面放铜钱,断地摇晃,嘴里念莲花净心咒。我慢慢走动,围屋子转,所我,我知道她们我,我心里并想这么多注意我。慢慢的我觉得身体感受到了,似乎靠近我,我从包里抽出根香,用写了咒语的火折子点燃。乡弥散开的时候,我见到了乐。

他站那里哭泣,恶鬼,像是无助的孩子。

乐,还记得我吗?”他抬起头,样子些可怖,脸色苍白,额角血,半边的脸的颧骨血肉模糊。我前,他就往后退:“萌萌,你别靠近我。我太吓了。”

乐,为什么出事了,时间来找我爸妈?”我他,他的肩膀低,身也到处是血,应该是摔下山造成的,顿时心里心疼。“我摔下去的那瞬间,我就只想要报仇,什么也没了。。。就连我家我都没回去过。”

“是谁害死你的?躺棺材里面的这吗?”出乎意料的是乐摇了摇头,指了指躺痛哭的倩。

“是她?”我些疑惑“那你,为什么?”乐摆了摆手,脸部的表情开始扭曲:“我想的,我想认错!!!哪天她们喝醉了,她穿了她的衣服,我跟她回到家,我只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到她躺,我没去分辨直接吸了她的七魂六魄,等我清醒过来我才发现找错了,我想的!!我想害的!!!”乐变得越来越吓,周围的板凳以及窗帘都开始晃动。我赶紧给张冰使眼色,他立马说话:“乐,乐,是你吗?你这里对吧?我到你。 我是张冰啊。”张冰说竟然眼睛湿润了:“我的好兄弟,那高中睡铺的兄弟,那陪我喝酒喝到天亮的兄弟,我想死你了。”

乐听到张冰喊他,转了身,张冰,我拿香慢慢移到张冰面前,乐又恢复了些。我问他:“乐,既然你已经犯错了,为什么又要吓家的家。”乐赶紧摆手:“没,我想他们失去女儿,我。。。我只是到他们那么伤心,我才出手帮他们。她妈妈厨房忘记关了煤气,我才把窗户都打开的。他爸爸喝酒过度,睡时候呕吐物卡住了喉咙要窒息了,我才让屋子里的灯光突然闪,让她妈妈赶紧起床救他。我没想害。我是赎罪啊。”

乐,你的所我会转达给这里的,而伤害你的,我也会让她受到惩罚,你知道你伤害了导致这彻底消失,这件事情我帮了你。”

下很无奈,他摇了摇头:“该是这样的结果,怎么惩罚她?她失足差点掉下山,我拽了她来,她。。。她反手把我推了下去,你知道为什么吗?就为了篇可以得奖直接成为研究生的论文!!篇论文,她就要了我的命,要我变成了鬼,失去了所,让我无意间伤害到那女孩,现还需要我下地狱,为什么?!为什么!!!”

周围的环境再次因为乐的愤怒而变得摇晃移动。手里的香也要快被风吹的快灭了,到那道士知所措的我发愣,我喊他:“抓紧把你的本领使出来,他发生异变了,你的阵法是压抑住他的。”

道士被我喊,赶紧回过神,慌忙的从他随身携带的八卦包里面翻找符咒。我回头让张冰赶紧找安全地方躲起来,还没等我说完,突然感觉到股力气冲过来,震得我胸口很疼,直接摔倒旁边,我赶紧大喊:“道士,还等什么!”凭借模糊的烟气,我袭击过我以后直接往地倩去了:“他要伤害地女孩。”

道士听到我这样说,从怀里抽出把桃木剑,直接女孩周围乱舞,确实把正前进的乐吓得后退,过还没等片刻,乐周围就已经慢慢升起了黑色的团雾,整大厅的灯光忽闪忽闪,乐整身体变成了灰黑色,指甲迅速的变长,手臂挥,那桃木剑的道士直接被甩到墙重重的摔

等我乐,突然发现手里的香已经灭了,我乐的踪影,迫得已,我赶紧翻找我的七子铃铛。

要!乐。。乐你这是干什么?!”张冰挡倩前面,他对空气大喊:“乐,你快住手,伤害了,我们会帮你,帮你减少罪恶。”到张冰突然出现,我立马冲他说:“他现已经乐了,鬼只要开始成为恶灵,就会慢慢失去生前的记忆,现的他被仇恨迷了双眼,更知你是谁了,做这些是徒劳的。”

我盘坐,手里拿铃铛断的摇铃:“张冰,快过来,帮我把香点。”

因为铃铛的作用,乐被好像停止了前进。

张冰也顾倩,立马跑过来,双手颤抖的帮我把香点。等香的烟气弥散开来,我到了蹲耳朵的乐,七子铃铛作用还是很大,限制了乐的行动。

“道士,道士,快起来,第三灯泡下面。”我准确的说出乐的位置,让道士赶紧行动。

道士撑身体赶紧站起来,把手的符咒准确的按压到地。我被贴符咒的乐,扭动身子然后消失了。内心松了口气。

站起身来,从包里面拿出了把纸钱,以火折子点燃纸钱,我念起了救苦拔罪妙经。

事情终于算是告段落。我走到死者妈妈面前,和她说起了乐曾经所做的目的,希望能从她心底得到原谅。自己的女儿被弄成这样,原原谅是我希望的。

最后,我让张冰报了警,让警察重新调查乐的案子,并且告诉警察重大嫌疑。当我们离开灵堂的时候,倩像是疯了样,哭闹停,谁也拦住。我长相美丽,身材姣好的女子,就如这世的男样,谁都梦想这样漂亮的伴侣,可是谁又能到那皮囊下的心,腐烂发臭了呢?

张冰开车送我回家,他问我,我为什么可以乐。我从包里拿出了,香和火折子。

“这火折子是用写满道家咒文的密纸所制,而这香是使用的犀牛的角以及骨头磨制成粉制作的。火折子的咒文可以起到招魂,抚魂的作用,而犀牛角燃烧可以见鬼。对于我们周家脉使用这两物,便可以轻易见到,其他到了。”

张冰,自从车就明显直精神佳,我知道他还乐难过:“乐只是被打回了阴间,他的灵魂还。无论怎么样,他的所作所为会受到判罚。这是命数。”

他叹了口气:“命数”然后摸了摸嘴角,无奈地笑了笑:“现知道真的鬼神存来以后我真的要多积德行善了。”

车子移动中的窗外风景,这天真亮,云真的很白。路边的孩子,笑的真的很可爱。

自从乐的事情过去,我家里呆了两天。把这次的事情完完整整的写笔记本

我给爸妈讲了整经过,其中我提到被乐打伤地的事情,爸爸说了我通,让我记得和鬼魂最好保持定距离,时候恶鬼旦产生,力量是很难想象的。乐还是手下留情了,要然我肯定和那道士样,被摔得倒会半会爬起来。

还没等老爸对我指责完毕,店铺的门就被推开了,进来的竟然就是那日我遇见的道士。这次他可没穿宽大的道士服,而是正常年轻的打扮。

“这地方真的好找通啊。”他到我时,激动地得了。来他是专门来的。

我像爸妈介绍了下他,而他对于我知道他的名字,表示很意外:“您很厉害啊,女孩,竟然能降服恶鬼。既然您知道我的名字了,还敢问您叫什么名字?”

听到他每句话里面都尊称‘您’我浑身变扭。

“说事情吧,专门来趟目的什么。”

我坐沙发橘子,他突然嘿嘿笑:“交朋友或者说拜师学艺。”

刚刚咬下去的橘子直接被我吐了出来,是因为橘子太酸,是被他的话惊到了。

“别别~~!我没那想法。”

爸爸旁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伙子,自然您师承镇宅赐福圣君,再随便拜师,可合礼数哦。”

钟承天立马笑了笑:“我是杂家子,是的我家祖是师承钟馗,可是到我爷爷的时候已经没什么家传和本领了。而我爸又愿意学习这些东西,我时跟我爷爷学,我爷爷那时候已经老的得了,能教的东西少之又少,就留下本《百符书》,这还是后期我跟好几半大本事没的师傅学的,想必周姑娘眼就能出来我身,真本领多,都是糊弄的,也就能养活自己。可是这位叔叔还姑娘,我真的想我们这家这几百年东西就这么白白浪费,就我这本书,我现能领会的也两成。”

妈妈从里屋倒了茶水出来,递给了钟承天。她说:“你手里的《百符书》是本天书吧?”他听到我妈妈这么说,还没把茶水放到嘴边就立马放桌子站了起来。“阿姨,你知道我手里这本书吗?”

我妈让他坐下,然后说:“这本书我知道,里面记录了很多的符咒使用方法和制作方法,也是脉脉相传,面所写的文字是正常书写的文字,而是使用道家秘语所写。这也是为了防止泄露。”

钟承天听很激动:“是的阿姨,你说的太对了。你知道吗?我爷爷那时候就教了我寥寥几字,后期好多破解的字都是我自己学习来的,画出来的符咒都是照葫芦画瓢,的并准确。”

爸爸夸赞的说:“那来你很天分啊,那天是靠张符咒就把鬼魂压制住了。”

他听到这里,无奈的摇了摇头:“那真的是瞎猫碰死耗子,哪天我被摔伤,手指被划破,就这么巧,滴符咒,起了作用。这还是我后来回家查书本摸索了夜才知道的,当时真的是没底。”

我听到,倒吸了口凉气。样子那天真的是老天爷眷顾啊。

可以说,我家里的地位并高,面对对于老祖宗本行弃,孜孜倦学习的五好青年,我爸妈彻底沦陷了,最后致决定,要收下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钟承天做干儿子。我妈妈还为他算了卦,说他的名字中‘天’字太大,怕他命格压住,为她改了名字,把承字去掉,变成钟天。

切发生的太突然,我坐客厅里面都没句话,当我爸妈好酒好菜已经摆好,我和张冰都已经坐桌前的时候,我也依然还是没句话。

“叔叔阿姨,这么好说话吗?次你爸对我可凶了,可没见这么和蔼。”张冰拿筷子桌子,而我则我妈,给这钟承天,对,钟天夹菜。我妈对我直冷冷的很少夹菜,我耐烦的喊了声:“爸爸,给我夹菜。”还是我爸好,立马加了块红烧肉到我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