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章 食人鸥

小说:占筮周家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琪殿陛下 字数:6204

坐上车子,我才发现前面两排竟然坐李主任和那天见到小赵。这上班怎么还亲自接?

李主任递给我人一人一份资料。我打开这档案袋。

小赵开始介绍。

“咱这次去岛叫桃岛。这岛因为上面种满了桃树而有名,本当地旅游部门,想把这座岛开发成一处旅游景区,等到文件后,开展了三天试营业,却没有想到,岛上竟然出现了食人鸥。第一天就接连好几游客被咬。周围沙滩上也出现了一些死鱼尸体。关岛后,我上岛调查结果,这些鸟体内有一些腺体虫,研究人员想把虫子解剖出时候,却又在身体里面找不到。即使在x光机器操作,镊子到地方,就正常器官,没有什么虫子。”

“食人鸥,这。。那岂不到岛上以后就成一盘大餐。”钟小天惊讶说,顺手还抱住了胳膊。

我瞪了一眼,立马松手,我打开前面椅子上小桌板,拿出铜钱随意扔了一

冰问我怎么样。我说“凶卦”。坐在前面大叔往后转一桌子上铜钱:“这什么意思?”,我顺手把铜钱收拾起:“就这次代表我接触事情会有危险。而刚刚小赵说,我要没有猜错,就‘蛊魂’”

“蛊魂?!”几人异口同声。我点了点头。

“蛊术中国西南部苗族,古代遗传神秘巫术。而蛊做法,简单说,就拿一群蛇蝎子蜈蚣毒蛙毒虫这一类放在一容器里面,任由它残杀,等到最后胜利那一只便可以成为蛊。蛊作用很简单,可以治病也可以害人。民间中谣传,‘蛊’主要作用害人。可以钻入人五脏六腑,侵蚀肉血生不如死。”我车子转入一码头。开始收拾,把背包背在身上。

几人换乘了轮船,今日河面起了大雾,绿水青山,加上两三过去游船竟然还有一些诗意。

冰站在船头,开手臂呼吸。我走到面前:“你瞧,这里真很美。”说:“这在我见过地方算不上最美,不过空气真很清新,感觉整肺部都舒服。”我瞧穿少,就回去从座椅上拿衣服。

我刚刚站起船体猛地晃动。我一屁股坐在了过道之间,钟小天扶起了我。

一群人船头,冰一人站在船头,而面前站一只海鸥。这海鸥比平时见到头稍微大一些,刚刚晃动这海鸥落在船头引起吗?怎么这么大力气,诡异。

冰,快回。”我赶紧喊冰。本愣住冰像回过神,赶紧朝船舱里面跑。小赵和大叔眼疾手快,把船舱门紧紧关上。那只海鸥倒没有追过,好像冷冷观察了一船舱里面人,扑棱了一翅膀就飞走了,它飞走一瞬间船身又晃了一

“那海鸥,怎么不太一样。它眼睛,好像在审视我。弄得我浑身不舒服。”钟小天坐在座子上摸了一胳膊上起鸡皮疙瘩。

“它刚刚落一瞬间,我差点没有站住。”冰还船头位置。我把扶到座位上。

“现在,海鸥生活范围又被扩大了。”大叔从口袋里面抽了一根烟,刚刚要点,起了一眼我,又默默放回去。小赵拿起手里平板电脑给大家:“整整五海里,这些海鸥在短短一周时间,把生活范围扩大了接近一万米。这对于一种群说这可能需要半世纪”

我坐在座位上窗外,大雾越越浓,刚刚诗情画意再也不见,只能到清冷。冰搂我,摸了摸我头。我把头倚在怀里。

迷迷糊糊中,我竟然睡冰把我摇醒,船已经到站。

“穿上这衣服,刚刚发。”我简单小马甲,上面有一红蓝光装置。冰帮我穿上,然后自己也穿上说:“这上面驱鸟仪器,小赵研究。发出电磁波可以防止鸟类接近。”

包就了车,我夜幕中小岛只大概轮廓。岛上有几处亮灯地方,我就跟大叔和小赵往前走。好几次因为地上不平差点摔倒都冰扶住了我。

“到了,你住这房间。”大叔指我和冰。我同时愣住。我互相了一冰先开口:“那,我和萌萌虽然男女朋友关系,可还没有发展那么快,让萌萌一人住吧。我和这位挤一挤就可以。”冰指了一钟小天。钟小天刚刚要表示不满,被我一掐不再说话。

大家都被安排了房间,我把东西收拾好,找出一斜挎包,把能用到东西,都装进去。洗完澡以后,铺了一块毯子坐在地上,四周根据“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类像位置摆上八卦图卦。我摇晃手中青铜龟壳。这次我把我之前用普通龟壳换掉,拿爸爸给我,希望它得出结果算准确。龟壳往上一撒铜钱顺势散落。落在了八卦图中不同方向。

“坤为地。”我起算卦象所指。敲门声却响起。开门进大叔,一地摆设有些新奇,我不慌不忙收拾地上阵图,一边帮忙收拾一边说:“萌萌啊,你有这么神奇啊。”我,我总大叔原因虽然长相算上中规中矩不显老,可那一撮小胡子在我老学究。我笑说:“嗯,神不神奇我也不知道,,容我掐指一算。”我装模作样手指然后指:“大叔最近肠胃不好啊。”

表情一愣:“真啊,我最近真肠胃不好。你还说你不神奇。”我样子特别好玩,捂肚子就笑了:“哎呀,我知道你肠胃不好,今天到你在车上吃药。”停止了惊愕知道我在逗,摇手说:“你这小丫头,我不和你开玩笑了。”站在我窗前,点了一支烟缓缓说:“刚刚接到领导电话,就一星期必须要有结果,不然我和小赵都别干了。”

“什么??那我岂不连第一工资都领不到。”我大叔背影。大叔转过身安慰了我一:“没事没事,咱努力努力,我可知道你还有一定能力。好啦不给你压力了,早点休息吧。”

大叔离开后,我窝在被窝里面,想了好久,才缓缓入睡。

隔天,一只海鸥尖锐叫声把我惊醒。我脑海里想不会有海鸥进到房间里面吧,一坐起关上窗子我才放心。我起身拉开窗帘,想岛上风景。

却被对面诡异一幕吓到了。这错落在小岛半山腰上村子,房间被打造成一小屋子造型,虽然小却都很精致,当你打开房间窗户你可以从错落不一房子沿曲线,往海边去,风景美极了。

而此时此刻我却无暇被风景吸引,住在我房间对面屋子里面,窗子大开,而一穿休闲T恤女孩子,正在以一种奇怪姿势扭动身子,那种姿势不任何舞蹈风格,像提线木偶一样,她动作和她面部表情根本不一致,她目光呆滞我。像极了电视里面演美国僵尸。我有些害怕,赶紧拉上窗帘,

冰,快到我这边,我屋子对面有一奇怪女孩。”我手有些颤抖冰发了微信。不到三分钟冰已经赶过,后面还跟一头乱发钟小天。

“你,那女孩。”我拉开窗户,却发现刚刚那女孩已经不再窗前。我有些害怕:“怎么。。。怎么会。”冰安慰了我一,然后给小赵和大叔发了微信。

几人也不打算在房间等待,直接前往那屋子。发现屋子门前已经聚集了两三人群。冰上前询问情况,一妇女叫嗓子说:“哎呦,那女儿,得了癫痫,怎么了吧。”

经过妇女介绍,原这家女儿大学生,不像岛上其年轻人,离开岛就不愿意在回。这女孩抱一颗想要回到岛上带全岛民走向富裕伟大梦想。最开始提出开发旅游区女孩。却没有想到有一天深夜突发癫痫,从此时不时就会有一次,本漂亮再乎面子女生在人群面前丑态百出后,渐渐也不在出门。

冰,让带我女孩。”我再冰面前小声说冰转达意思,起初女孩家人不同意,经过冰软磨硬泡,最后扯出钟小天学过医,这才进去。

知道钟小天医生之后,这家女主人显然很激动,拉钟小天左问右问,辛亏钟小天平时就靠嘴皮子混,才没有漏出破绽。

上到阁楼,进到女孩房间。

女孩被绑在床上,这会已经安静了。我她睡时候表情有些安逸,好像嘴角还带浅浅笑容。她四肢都被绑在床周边。皮肤白不像话。

她身上有一月牙形吊饰,一颗狗牙。上面刻了一些文字,我想拿过仔细研究。一直跟在我旁边男主人大呵了一声:“你干什么!”声音很大,吓得我赶紧把手缩回,也把睡梦中女孩惊醒了。

她又开始疯狂乱扭,我听到了她牙齿咯咯声音,男主人赶紧从旁边拿过木棍子,喊冰帮忙掰开她嘴。我女孩眼睛,那目光依然呆滞,我走到她跟前她眼珠轻轻朝我转动但就那么一,就又恢复到呆滞表情。

在两人忙时候,我女孩身上皮肤像有什么在涌动,那东西像游离,在皮肤表面像波浪一样起伏。

冰和男主人终于在女孩嘴里面塞了一根木棍。女孩咬木柜,全身止不住抽动。

我像明白了什么,不管怎么样想试一,走楼把正在和女主人胡说八道钟小天喊上楼。顺便支开了女主人。在楼梯拐角地方我对钟小天说:“你带镇魂符了吗?”钟小天没有搞清楚情况但还属实回答:“随身带呢?怎么了?”我拉上楼:“你别问那么多,做法把符咒引到女孩身体里面。”

钟小天平时嘻嘻哈哈,遇到事情还有点准头,上楼后又胡扯说要给女孩治病,让男主人先离开。等到人走了,拿出一块黄符,对黄符念咒,问我要了火折子,顺手点燃,拿出桃木碗接落符灰,从随身携带净瓶中倒出一些水,在配合给女孩灌了去。整完成。

“好了,萌萌,你解释到底什么情况。”钟小天收拾完手里东西,而我仔细观察女孩皮肤表面。好像动静消失了。女孩再次睡了:“事情很简单,这女孩也种了‘蛊魂’。”冰摇了摇头:“不对啊,如果种了那东西,岂不要像那些海鸥一样食人。而这女孩只癫痫啊。”我指了指女孩胸前那颗狗牙。

因为这东西,这一颗狗牙,并且上面刻上了很多辟邪符咒。蛊魂确实已经进入女孩体内了,但女孩胸前挂辟邪法器,所以导致蛊魂不敢靠近,这整好保护了女孩最重要心肺部位。蛊魂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尝试突破这位置,而突破行为则会让女孩产生像‘癫痫’病症。”钟小天也仔细端详女孩胸前狗牙:“那这女孩被人故意了‘蛊魂’吗?她为什么不说出自己身体异样。”

“并不,这人估计只想在海鸥上,这女孩可能无意间被了蛊。而她不说出原因,因为她身体被蛊部分控制了。”我说出自己猜测,冰摸巴说:“控制?你从昨天上船海鸥推断吗?”我点头:“对,你记得吧,昨天那只海鸥曾经用像观察目光。这还不止,当时我船上可有小赵设计驱赶鸟衣服,而且不止一件,那散发电磁波足够让周围几百米内鸟禽不敢靠近。这只海鸥能不顾这些登到船上已经很厉害。而动物本性却使得海鸥后不敢进入船舱。无奈人只好让海鸥飞走了。”

钟小天终于明白了:“所以说,这女孩身体有一部分被蛊控制了,导致女孩嘴说不出自己遭遇。而你通过她其它行为所判断出。”

“眼睛和手指。就在刚刚她挣扎时候她眼睛了一眼皮肤涌动部位,手指则指向了那里。”而就这简单动作,也女孩费了很大力气做出

“那我要想办法尽快找到解除蛊魂办法,我镇魂符只短时间作用。”钟小天明白其中意思后就开始焦急了。冰问:“可以维持多久?”

伸出三根手指:“三天。”

“能不能在房间四周摆阵,如果有不干净东西接近,我能第一时间知道。”我问钟小天,驱鬼人能力很大,不但可以驱鬼,还具有捉鬼功力,如果设阵鬼进入阵中,即使驱鬼人不在,也可以从很远地方感受到。从而达到捉鬼

钟小天犹豫了:“干爹教我了一些,可技术不成熟啊。做不好容易有副作用。”冰怼了:“死马当活马医,这女孩现在这样,很难保证那人已经发现我镇住了她体内蛊魂,搞不好怕事情败露杀人灭口。”钟小天无奈,也只好在房间角贴上了不同符咒,房梁上系上红绳和铃铛,我对这些不太懂,帮不上忙,等忙活完已经气喘吁吁。

“大爷,我这早上连口热饭都没有吃上,就上蹿。”

我刚想安慰一,就听到楼大叔和钟小天声音:“先不要给说我发现什么。”钟小天和冰问:“为什么?!”我想起昨晚卦默默说了一句:“两人之中有小人。”就匆匆楼,留人发呆。

和大叔小赵胡乱解释了一关心女孩意思,我一行人就前往农家乐吃饭。我这一整排小洋房,每家每户在门前支起了遮阳伞。钟小天可能因为刚刚忙活太累,从农家乐门前冰柜里面拿出一盒冰淇淋,坐在伞就开始吃了起

打算吃完,就去岛上临时设置实验室去海鸥解剖,还没有等钟小天剔完牙,就有大叔跑过匆匆忙忙

“主任,快去北面沙滩,出现了好多尸体。。。动物尸体。。”说尸体时候,我都站了起,等到说动物尸体所有人才心里缓和了一

大叔有点生气:“你。。你次不要那么急,学稳重一些。”转而对我说:“我吧。之前海鸥伤过人,后岛上装了驱赶鸟仪器,海鸥就很少进岛了,这第一次。”

当我到沙滩,面前血腥场景,每人都有些不舒服,冰搂我把我眼睛用手盖上,我摇了摇头,放手:“不用,总要经历不吗?”说:“那我跟你,不舒服就告诉我。”

这地上动物尸体,有牛有羊还有鱼。我观察这这些已经被啃食血肉模糊肉,在其中发现了一种奇怪鱼类,长度和人手差不多大,竖鱼鳍都针尖状,嘴地包天獠牙,外呲。尾巴像小扇子。

“这食人鱼。”小赵从我身边走过,用夹子捏起一只鱼残骸装进密封袋子。我好多穿白色大褂人在收集尸体残骸。不用猜想这一切可以说都食人海鸥所为。

“小赵,我岛上不安装了驱鸟仪器,这?”我疑惑,小赵转身把装有食人鱼袋子递给了身后同事对我说:“岛上供电设备昨天晚上有两小时中断。我现在用备用电源。现在电缆正在抢修当中。”我听这突如其断电。“那海上主要供电电缆铺在海底吗?”小赵点了点头。我猛然一惊,抓紧了手慌忙说:“快,快让修电缆所有人员回。”

大喊让大叔也走了过,我赶紧解释:“食人鱼大多生活在深海海底,而这些食人鱼能被海鸥啃噬,说明海鸥很有可能潜入了深海。正常海鸥绝对不会有那命进深海,可这些种了蛊魂,它进入深海估计只有一。。。。”

我和冰四目相对:“破坏电缆。”

大叔反应过,立马打电话撤离修理电缆人员。我天空渐渐发暗。小赵还在继续收集标本,催促一起同事:“快一些,马上暴风雨就要了。”我问小赵:“今天会有暴风雨吗?”小赵低头收集样本说:“,我电脑上卫星这样显示。”我继续追问:“你带电脑了吗?你查一海鸥习性。”

小赵从包里拿出小型平板电脑,随意查询了一,面孔有些惊讶:“暴风雨即将时候,成群海鸥会聚集在沙滩上。。。。”我烦恼抚摸头,冰更气愤:“你不还什么研究人员吗?怎么这么点事情都没有人知道。”小赵还在继续查询数据:“没事,这岛上有驱鸟器,它不敢登录。”

钟小天早在一旁听不去:“现在备用电源,万一没有电呢?再说这些海鸥现在可不什么普通海鸥,种了蛊魂,已经脱离了动物本性。有人刻意控制话,你装什么东西都不管用。”钟小天口误,直接把我刚刚研究出可能有人控制海鸥事情说出,小赵抬头,疑问:“什么有人控制?”

小赵有要追问意思赶紧打断:“如果。现在赶紧通知沙滩上人赶紧撤离。”小赵远处正在联系打电话大叔,还在犹豫,站在面前钟小天,忽然倒,幸亏冰眼疾手快保住了,不然这一就磕到岩石上。我赶紧去彻底迷糊之前说了一句“副作用。。。”我和冰同时明白,这在那女孩家设置阵法有不干净东西闯入。

知道钟小天暂时没有事情,我匆忙把交给小赵,两人就急忙朝女孩家中赶去。冰拉我快步,我有些体力跟不上一直在喘粗气。我说:“把嘴巴闭上,用鼻子呼吸。”我照做,也稍微放缓一些步调。差不多五分钟左右,我才跑到女孩家里。家里竟然门大开,楼没有人,我二人上了阁楼。

刚刚走到楼梯拐角,就到落在地上黄符。“有人过了。”冰把我护在身后,轻轻抬脚上楼。我跟在身后有些害怕,把手伸进包里,握七子铃铛。

等我走到女孩房间,发现地上掉落红线和铃铛,还有散落在各角落里黄符碎片。屋子里面除了躺在床上正在安静睡觉女孩,没有其人。我不放心,从包里拿出一根香点上。烟气弥散开,我拿香环顾四周嘴里念莲花净心咒,没有异样。而到地面我立马让冰站住不要动。我循烟气过去,地面上零星散落几只虫子在扭动。这就蛊魂原形。

冰,你检查一女孩。身上有没有受伤。”我关注地上蛊魂,然后从包里拿出七子铃铛不断摇晃,就见到地上虫子不断扭动,从圆润身子直到干瘪,最后消失成一缕青烟。我转身过冰,指了一女孩小腿肚子位置:“这里被人切出一道口子。有人刚刚用纱布给包扎了。”

纱布浸出鲜血就知道伤口不小。估计到骨。“这人一定想把蛊魂给取出这就取出蛊魂方法。还肯定需要一种东西吸引蛊魂出。”

我和冰二人还在思考这件事情,外头很多人吵吵闹闹。我突然意识到不好,向窗外,天上黑压压一团,只见至少有上百只海鸥正飞过,而岛上已经有几十只海鸥在攻击地面上人群。冰也到,急忙把窗户关上,我说:“钟小天还在沙滩上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