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章 蛊魂归位

小说:占筮周家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琪殿陛下 字数:4203

我从包里拿出八卦图扑在地上,手执铜钱铜龟算起方位。“离卦,位居南方。”我说出方位,钟推开围在桌子前的一群人,向桌子上的地图:“那边有一独立的岛,应该在上面。”

我和钟默契的直接出门,大叔跟着我们就要出去,赵拉住了大叔:“别去,件事情生死未卜。”大叔不可置信的赵,知道赵已经知道她姐姐的所作所为,也知道件事情一定会闹出人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赵啊,赵!次可给我闯了大祸。”

我和钟顶着暴风雨前往南边的岛,中途钟找到一辆岛上的旅游观光车,我们就乘着车子过去。到达岛,发现岛并不大,估计也就只有一篮球场的面积。钟上前,着被砍断了的铁链:“里之前肯定有一座桥,被人为破坏了。”我着铁链,突然又到远方我们刚刚救助的女孩,她打着伞,穿着还牛仔裤和白色T恤。腿上缠着的绷带还在渗血。手里却拿着一把斧头。

她,她把桥砍断的。”我指着女孩的方向,钟向女孩。摇了摇头:“一定因为赵青让她中了而报复。”我顾不得想那么多,雨渐渐了一些,想着暴风雨要停了。到海中有一风吹断了的大树树干卡在岛和岩石中间。我喊着钟,就打算跳到海里扶着大树树干越过去。钟阻止着我:“萌萌别去了,我一人去。里等我,我一定把张冰带回来。”我着钟,摇了摇头:“不,咱们一起。说过的,我不懦夫。”

最后我和钟在海里扑腾了好一会,才艰难的爬到对面的岛。感觉身上的力气已经被掏空了。我在岸上喘着粗气。钟一把拉起我,就往岛上去。我回头了一眼空,雨似乎已经变成毛毛细雨。远处李彩娣也已经消失不见。然的山洞,我拿出罗盘,循着卜卦方向在洞里绕来绕去。终于在一还算开阔的平地上,见到了躺在那里面如死灰的张冰。

我刚要上前去,被钟一把抓住,捂住了嘴巴。因为到了一旁的女人。那女人穿着一条上面挂了很多彩色布条的裙子。她正在一镜子面前摆弄着桌子上的东西,我到有刀还有一罐子。

“没有猜错的话,那罐子里面应该就。用罐子里的,放到张冰的体内,然后依次唤出更多的进入。”钟掏出符咒:“里等着,我上前用噬符把罐子里的先灭了。”我攥着的胳膊:“没有用的,洞顶,奇怪的图腾的。”钟和我一起向洞顶,上面画着一怪物的面相,更恐怖的,怪物的尾巴有无数,仔细过去有蜈蚣的尾巴,有蛇的,有毒蛙的。还有鸟的和狗的。我从包里掏出香,点开。烟气弥散开来,我洞顶布满了成千上万的:“那罐子里面只部分,洞中的比想的更多。”

烟气的弥漫,让对面的赵青迅速转身,她盯着我和钟所在的方向着。时候我们才清楚赵青的脸,她的脸上涂抹着乱七八糟的图腾,就只能到那双眼睛。

我望着双眼睛不像坏人那般可恶,却有博爱下的感情。我想着就我和钟戏法,怎么可能对付的了人家百年的术。只好拉着钟从暗处走出来。

岛上的出路已经被毁,二位上岛想必费力了。”赵青先开口,她细细的打量着我:“萌萌吧?!”她笑了,笑容很温婉,不应该罪恶至极的大boss吗?怎么此时此刻,我却感觉不到任何杀气,并且我也不怎么害怕她。

赶紧把张冰还给我们。”钟开口,手里拿着噬符。女人嘴唇动了一动,钟手中的噬符瞬间燃烧,我透过手里香弥散的烟气,到噬符上趴着几,立马让钟松开手。

“赵青姐姐,放了张冰。我男朋友。”我有些恳求的着女人。女人又一笑:“我知道,昏迷的时候可总的名字。”我镇定了一下,上前走了几步:“我不管家族有多么封闭,弟弟警察,知道吗,杀人犯法的。”女人哈哈大笑,转而着张冰:“们以为我要杀了吗?”

我和钟都很疑惑,女人站起身抱起罐子:“的,我要用一八字纯阳的人,把所有的都给召唤回来。不过只借用一下的身体,的身体钻入,我会顺势从另外一地方,用我手中的罐把装进去。而引子我们赵家处子的血。”

我和钟对视了一下,瞬间明白。。。赵所说的生死未卜。。并不指的张冰,而她姐姐。如果能引得几千几万的,那赵青需要多少的血,最终只会流血而亡。

要牺牲自己?”我有些不敢置信的女人,她的眼泪却顺势而下:“作为赵家一族的女儿,我好不甘心。我们生下来便需要成为种的主人。一辈子不得婚假,要保留处子之身。我们不能有爱人,却要用薄弱的身体去守护一岛岛民。直到死去。”听到她样说,我有些感同身受,作为周家的后代,我也需要承担我不想承担的责任。

“那为什么不放弃,去做一普通人,现在医疗技术发达,已经不需要在使用术治病救人了。”我问她。

她摇了摇头:“使命,责任。上百年的种需要有人去守护,家族一脉的精神需要有人去继承。无论未来多么发达,人不需要我们了,我们依然要守护。”

我陷入思考,女人掐算时间:“外面的暴风雨应该已经停了,我会在身上开出口引得归位,到时候会从口中滴入我的血,引出来,装进罐中。全部印出来后,们就把给带走吧。等们出了岛,我引燃岛,让和我都永远消失。我带着它们一起去见族中长辈,既让陪伴安慰,也让我好有交代。”

赶紧说:“必须要牺牲一人吗?没有更好的办法吗?”她没有理会钟的问题,直接在张冰的腰部割开一口子,把罐中的倒入伤口附近,见势一涌而进。我着洞顶的也全部下来,一一钻进伤口。

张冰依然面无表情。我和钟让出一通道,只见不知哪里来的更多的一一涌入山洞。

“不要担心,即使么多,也对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八字纯阳之人命格非常之硬。的血肉有吸阴的功效,所以才会那么爱。对于来说就只会像做了梦,一觉起来除了身上多一伤口,并无其伤害。”

着洞内聚集越来越多的,眼睛一直盯着张冰。生怕出现任何意外。

“砰!”一声枪声的巨响,钟赶紧把我按蹲下。我着枪声的来源,竟然刚刚在岛外的女孩,李彩娣。我立马觉得不对,挣扎开钟上前:“。。要干嘛。”女孩手里拿着枪,枪口指着赵青。到我出来制止,立马把枪口指向我。

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她现在眼神中带着的威胁,我往后退了退。钟站起来,对着女孩说:“女生,年纪轻轻,何必怨念么重。赵青的所有做法都为了岛。何况。。。”

的话还没有说完,女孩直接打断:“放屁!她们赵家人不想岛被开发,从而剥夺了她们独裁专权的地位。她们一在岛上高高在上,被岛民快要当神供起来了。而像我父母爷爷辈的,一都要像狗一样对们低头哈腰俯首称臣。她!她见不得我的提议来被村里几领导前呼后拥,她见不得我们家发财。”

赵青着面前的女孩,眉头皱着双手合十:“彩娣,我从一开始就告诉,那石油老板目的不纯,开采石油的爆破会毁了岛。么美丽的岛被破坏吗?”女孩因为赵青的话情绪更激动,手中的枪颤抖的指着赵青:“不会!答应过我了,不会破坏里。。。。让我种了导致害怕,抛弃了计划和抛弃我了。。。知道吗?我多爱,我把我的身体和我的名誉全部给了。现在因为,我一无所有。一无所有!!!”

我和钟试图去安慰她,可她的情绪激动到极点。“砰!砰!砰!”连续几声枪响,我不可置信的着赵青中枪后倒下。李彩娣转而开枪对着我和钟,她扣动了扳机,钟顺势挡在我的前面。我的心已经悬在半空,嘴里喊出:“不要!!!”

迎来的不枪声,而清脆的扣动扳机的声音,李彩娣枪里的子弹用完了。钟眼疾手快,上前把她制服,我赶紧跑到中枪的赵青面前。

“快。。快起来。怎么救。。。张冰。。。张冰怎么办没有。”我抱着她,而她身上的鲜血染红了地,染红了我的双手。

她目光有惶恐:“我。。没有。。想到会样。现在的我没有办法。。把体内引出来了。”我着张冰的样子,转而着赵青:“求,求救救。”她摇了摇头:“我的血马上就冰了。。我引不出了。。过程不能断。。如果断了所有一切前功尽弃。等到全部进入体内。用那桌子上的锁草封住伤口。。。。纯阳之人。。体内不会危及的生命。。。特别难受的时候,就给吃锁草。。让。。。让学会控制。。。千万不要让控制了。。。带。。。带去找。。。古女。。”赵青说些话的时候,脸色越来越白。我的眼泪滴在她的脸上,我帮她抹去:“别说话了,我们帮找医生。”她摇了摇头:“我不行了。。。帮我给赵乐带句话。。。带着赵家一族的责任坚强的活着。姐姐爱她。。”

那口气呼出,手轻轻的松开,落在了那一滩血里。赵青死了。

已经把李彩娣绑住。转而赶到我里,捡起来我掉落在地上的香,我站起身接过香。着还剩下一正在进入张冰的体内。我从桌子上拿起那一把草,草呈现锯齿状的,我把草揉碎渗出汁液,着最后几只进入后。用草封住了张冰的伤口。把剩下的锁草放进了包里。

暴风雨彻底结束,大叔和赵带着一群人赶上岛。赵已经预料到姐姐的死,可并未想到到的,姐姐的尸体倒在血泊中。张冰被担架抬走,我紧紧的握着张冰的手。那手从温热变得滚烫,又从滚烫变得寒冷。体内的作用。

事情结束了。一星期后,张冰躺在市医院的病床上已经醒来,我着前来望的大叔和赵。表情冷漠,张冰现在所有的一切,都面前的两人造成的。而面对赵,我竟然发不起任何的火,因为比我更惨,失去了至亲。

们赶紧走吧,不要呆在里了。”钟站在一旁催促着二人。张冰抬起手摇了摇:“人家好心病患,哪有赶人走的道理。”赵上前一步,把手里的水果篮放到病床旁边的桌子上。转而对张冰说:“张冰,现在都在体内,我想和私聊一下。”张冰了一眼我:“让萌萌也留下吧。”

后来我爸妈和钟大叔都出去了。

“张冰,的事情我欠一句道歉。”赵带着悔意。张冰笑了一下:“没事,们本来目的就不伤我性命,只想救人。”赵拿出了一盒子,打开盒子,盒子里面装了很多药丸:“草,我拜托警队里面的顶尖医务人员,用科学技术把精华都浓缩成药丸。如果体内让难受的时候,就吃一粒,药效起码可以维持三。”我手里的东西:“的意思,张冰以后每三都要吃一次,吃一辈子吗?”

赵把药盒放到桌子上,低下头:“我知道。。有些不公平。。张冰,东西有自己的意识,主不在,们在身体里面沉睡一段时间就会想要控制的心智,我希望在锁草的协助下,能学会慢慢自己控制。”张冰点了点头:“我会努力的。”

听到赵交代的,好像和她姐姐之前差不多。我猛然想到“古女”名字。

知道古女吗?姐姐临死之前告诉过我,可以带张冰去找古女。”

赵听到名字一皱眉头:“古。。女?。。不太可能。我姐姐怎么会让们找她?”赵疑惑的样子,我站起身:“什么意思?”赵挠了挠头:“古女,。。可以么说。。我们赵家的术就从她手里传承下来的。。族谱上么说的。。古女。。。她可一百多年前的人。怎么会?!我姐姐当时意识不清说胡话了。”我听着赵的话,回想着赵青姐姐当时的交代。那样子一点都不像意识不清。

们族谱上有记载古女的事情吗?”我询问着赵,赵点了点头:“有的,我等一会微信发到手机上。”

:“对了。。。姐姐让我给转达一句话。”我把赵青最后一句话交代给赵,赵湿润着眼睛,离开了病房。

离开的背影,张冰握着我的手:“萌萌,不要替我操心,就算东西根治不了,我也希望陪我开心快乐走到最后。”我听着张冰说什么走到最后的话,就难过:“不准说什么最后啊。。死啊。。离开些话,不然我真的不理了。”

用手捏了我的脸颊:“哎呦呦,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啊。”我的样子,病床外的阳光照着的脸庞,那样的温和,着我。然后两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