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 我和张冰相爱了

小说:占筮周家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琪殿陛下 字数:3969

时间过得很快,秋天的季节已经过去,现在已经入冬。圣诞节这天,我和张冰已经确定男女朋友关系,而钟天这位哥,已经成功入住我家,我爸把原来的库房布置成个温暖的房间让住下。对于这个干哥哥,我还直呼大名,却开始叫我萌萌。我也只能默认

天气很冷,街道上处都响着圣诞节的歌曲,我卧在沙发上铺个毛茸茸的毛毯,看着身边这只黑色的猫,这天带来的,据说捡来的流浪猫,我从不排斥动物,但也从未过养动物的想法。而这只猫除平时偶尔的搭理家的其人,就天天黏我。因为它的可爱与懂事,我便开始慢慢喜欢它。

我看着手机上,张冰发过来的短信“今晚等我下班,咱们去中心广场逛逛,我给圣诞礼物。”

我害羞的笑,拿着手编织的红绳,给短信:“好的,我也带礼物。”

我穿戴好新买的衣服,走进书房,看爸爸正在和钟天讨论什么,我也没打扰。走进厨房,在准备晚餐。

,我今天和张冰约出去吃饭。”对于在父母面前提张冰,我还点害羞。很大方的挥挥手:“去吧去吧,我就不做的饭。记得注意安全,把包拿上。还。。。们如果想要那个啥,记得做好措施。”

的话让我愣,顿时脸红:“~。。。。怎么乱说话。”笑:“我像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两岁。”我不好在接的话,走客厅摸摸黑猫,拿着包包就出门

我不习惯迟,比起和张冰约会的时间还半个时,我坐在中心广场的椅子上,看着圣诞节的热闹。穿着圣诞老人衣服的人派发礼物和传单,还卖鲜花和夜光发箍的。好多新鲜的玩意。

女孩跑我跟前,问我要不要买苹果,我想着平安夜昨天,今天卖?能卖的出去吗?女孩看出我的想法糯糯的说:“姐姐,我的平安果昨天没卖完,今天再卖不出去就再也卖不出去行行好买个吧。”看着女孩扑闪扑闪的眼睛,甚可爱,在看看女孩的手已经冻得通红。我掏出十元钱买个。女孩非常感谢:“姐姐,祝您平安健康。”

说完女孩就离开,我望着女孩直接跑对大些的男女那边,看她嘴型喊着爸爸,把手的钱给们。心自动暖起来,这么就懂得帮父母分担。

正在我发愣,突然背后被人抱住,我回头看张冰。摸我的脸颊,问我:“冷不冷啊,坐在这傻等,不知道去商场面暖和。”我笑着低下头。摸我的头,拉着我走着。

“带去吃饭去,今天拍天照片,我这会饿的不行。”

我赶紧说:“可不要带我去很贵的西餐厅,我没那个习惯。”

哈哈笑:“那完蛋喽,我真的订个西餐厅。”

这样,我摇的手:“那给我切牛排,我可不会。”声“好。”

在西餐厅坐下,张冰从怀拿出来个盒子,打开个很漂亮的项链,我很喜欢,替我戴上。我声的说:“这个那么贵重,可我的礼物很寒酸哦。”看着我,指指我手刚刚买的平安果:“不要告诉我这个,那真的没诚意。”我摇着头说:“当然不。”

我从口袋面掏出个红绳,上面我用桃木刻个葫芦。

“红绳可以辟邪化煞,葫芦代表福禄。虽然不贵,但我亲手编织的。我还做加持。”张冰接过红绳细细打量:“看不出来,手很巧啊,很好看。对说的加持什么意思?”

“就在编织过程中我直在念咒,后来还在葫芦面滴两滴钟天的血。驱鬼后代,的血可以驱鬼。”

我看着张冰,已经好好把红绳绑在手上。“好看吗?”带上去尺寸刚刚好,我点头。

饭菜已经上齐,张冰教我西餐礼仪,在我听得稀糊涂的过程中,盘子面切好的牛排,和我的盘子换个位置。

我扭捏下,还缓缓开口:“张冰,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作为个周家人。”

口牛排,没看我摇摇头很自然的回答:“不会啊。”

我不知道说的真话还假话,心还在打鼓。

“萌萌,其实大家都在等长大。”突然这样说,让我很无措:“我不懂说的意思。”

“萌萌,身边的所人都很爱个温室的花朵,直含苞。叔叔阿姨之前给我说,如果直这样,永远不会盛开。需要经历些事情,才能长大。”张冰停下手的动作,很认真的对我说:“这曾经给我说过的话,可能在的父母眼周家的传承人,现在对于这件事情的排斥对于们来说阻碍,可对于我来说欣慰。们需要去接触人世间更多的黑白,而我希望就保留现在这份纯真。 我不能反对父母对于的想法,因为和任何普通的女孩子不样,责任使命。而我,现在作为男朋友,不管底要面对什么,我都想把保护在我的身后,无论怎样绝对不会让受伤。”

我看着张冰,对面的这个男人高大帅气富责任感。我在的眼幸福和永远。那刻,我的眼噙着泪水,而轻轻握着我的手。告诉我:“我爱。从以前永远。”

终于懂得,为何世间这么多痴男怨女。们都种病,叫做‘爱’。

这也我人生中的第吻,在人流涌动的西餐厅,张冰坐我面前,说出我爱,从轻轻的吻我,深深的吻我。世界好像就只我倆,的唇软而灵活,抚摸着我口腔处地方。而我,却只会伸舌头。我被亲吻的脸红,摸我的脸颊,说句:“现在吃不下饭,想吃人。”

我红着脸窝在的怀,这好像最坚实的堡垒,躲在这,好似所的威胁都不存在。

我们最终吃比较长时间的顿饭,走出西餐厅的时候,天已经黑的彻底。搂着我,我依偎着,经过刚刚坐的长椅时,突然发现前面堆的人围坐团,张冰拉着我,以为卖什么玩意,非要给我买个,我们走跟前发现,不卖东西,而刚刚我见的那个女孩的父母,男的脸上写满焦急,女的已经嚎啕大哭起来。两个警察边安慰边在解情况。

大致意思,那个女孩直在们摊位附近卖苹果,就会客人比较多,女孩就不见,发动附近很多人去找,也找不见。最后在个角落面捡卖完的苹果和女孩的鞋子。

我把张冰拉边:“我手女孩刚刚给我的平安果,我应该可以找她。”张冰吃惊:“这样也可以找吗?”我点点头:“这对于周家人很简单的,就我们第次见面带我去ktv,我爸爸知道我可能不安全,拿着我的眼镜就找。只要通过失踪人之前接触过的物品,加上卜个卦,知道大概方位,基本上都可以找。”

张冰立马说:“那赶紧卜卦。看呀,现在女孩爸都着急死。”我些犹豫:“刚刚也听,这女孩可能不走丢,被坏人掳走。如果真的坏人,那我们会危险。。。”

张冰知道我的意思,就算我们找,如果真的遇坏人,个人可能还解决,超过两个在加上手武器的啊,根本不行。

先卜卦,我去找警察编个谎话,让们和我们起去找。”张冰还很聪明的。

等我知道大概位置,张冰也已经把警察带来。还没警察询问,张冰先开始说:“刚刚我们在楼上吃饭,看楼下人特别可疑,跟在那个女孩后面。嗯。。。好像往。。。”给我使眼色,我立马指指方向。

根据卦数显示的方位,位于东南方片开阔之地,人所处位置个密闭不透气的空间,中心广场这个城市的中心,能在这个地方片开阔之地只能停车场,所谓的密闭空间可能车辆的后备箱。东南方商场的地下停车,自然下就断定具体地方。

随后我们带着两个警察。前往地下停车场,因为圣诞节的原因,来这吃喝玩乐的人很多,地下停车场也可以说爆满。我趁着张冰带着警察往前走,随机在地上扔个牛角卦,卦象圣卦,个吉卦。说明女孩并未什么危险。

个随意卦,脑海蹦出个五。我拿起牛角卦,看着停车场面的明确的数字,右边通道最尽头五号门。我立马喊出走出很远的张冰,三人立马跑过来,我指指:“应该在那边。”

我们走五号门的位置,周围停好几辆车,个警察检查着周围的车子,看个车子虽然面没人,但排气管直在冒着热气,说明车子并未熄火,下车窗户:“面应该开暖气。”

,另外名警察赶紧拍打后备箱,面立马传来支支吾吾的声音。

人在后备箱。想办法打开。”

随后,女孩成功的从车子后备箱给解救出来。而拐卖孩子的两个人贩子,在另外两个街区被巡逻的警察给抓住。

张冰拉着我去警察局录个口供,就回家

开着车子,我坐在副驾驶,的左手手轻轻搭在我的手上。

“我上大学的时候,曾经去过山村支教。我听个老师说过,在村子面经常些儿童失踪。那些干辈子苦活累活的父母,花费所生去寻找孩子。些孩子过二三十年自己找回来,也只能看个家破人亡的家。的找不回来,父母便哭瞎双眼走断双脚。丢个孩子毁掉的个家庭和好几个大人的生。”张冰握着我的手:“萌萌,不知道今天干件多么伟大的事情。”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只我自己该的能力。如果不在我身边,或许我不敢。”

张冰没说话,我不知道在想什么。安全的把我送回家。回,我没和爸说起这件事情。黑猫看我回来,急忙的就跑我脚跟前围着我转,我翻看下放在电视柜旁边的猫盆,面什么也没

“钟天,带回来的,怎么连个饭都不喂它。”我看着书房面还在和爸爸探讨的钟天,抬眼看眼,然后带着谄笑:“萌萌妹妹,现在这家伙根本就不亲我。”

我抱起黑:“黑也选择的,像这样的主人亲不亲无所谓。”我看着黑,黑舔下舌头,我赶紧给它倒猫粮,喂给它。它乖乖的吃饭,我摸摸它的,感觉它浑身些涩涩的,算下,好久没给它洗澡

,我们会给黑洗个澡吧。”正看电视,瞥黑,笑着说:“这现在外面这么冷,在家洗澡恐怕会生病吧,明天抱去宠物店洗下吧。”

我继续摸黑,久久的才缓缓开口:“我没钱。”

笑:“的啊,姑奶奶,都23岁经济上还没独立。”

黑还在津津味的吃,我知道,和开口要钱就要接受无数的啰嗦,所以果断走进书房。“爸爸,能给我经济上支持下吗?”爸爸点点头,从衣服面掏钱:“萌萌要,爸爸肯定给的。来来给100元。”爸爸刻意的把嗓音提高许多,不过这话应该说给听的,递过来500元。我刚想接过来爸爸钱,钟天却轻轻推过爸爸的手,直接递给我500元。

我愣愣的看着:“我这个当哥哥的,给妹妹点钱应该的。”爸爸看着钟天这么上道,伸出个大母手指哥。我不好意思的接过钱,转身走出书房。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她好像都知道,眼神都没往我这转。而我觉得更不好意思。

对于23岁的我,分钱没挣,件让人很脸红的事情。

偶尔的责怪,爸爸从来不会说什么,以前只要我要都会给钱花。我个月也就要个五百块钱,因为我也不出去,没任何生活消费,五百块钱对于我来说很多而且会花不完。

今天晚上张冰的顿晚饭就花掉八九百块钱,张冰给我买的这条项链肯定也价值不菲。我就心不舒服。

些东西张冰或许不在乎,可我不能永远这样,因为害怕自己的能力就逃避社会,或许我真的要走出去,走出我给自己设计的玻璃屋。

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我看手机上张冰发过来的信息。

“不要害怕,我会直保护。只要我还相爱。”

我握着手机,筹措好久。想很长时间。

“此时此刻,我很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