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来自小室英泽的阐述

小说:占筮周家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琪殿陛下 字数:4673

来自小室英泽的阐述:

随着中国房地产突飞猛进的增长,巨大的家装业迎来了最辉煌的时光,名日本人,来自中国家装节目的邀请。选择的理由,并不在建筑行业有多么优秀,而在日本的人气。20岁出头的年龄,有着让人去很舒服的外表,笑起来的脸颊的酒窝,真的醉了万千少女心。

距离接节目组的电话,已经星期了,收拾好东西坐了飞往中国的飞机,达中国的时候,发现中国真的很大,远不小小日本能比的了的。正因为这样,这里的人口也很多,楼层层接着层,楼距小的不能再小。山城重庆这次最终目的地。

次见这么独特的建筑方式,地铁可以从楼房里面穿过,整栋楼远远歪的,进去之后却无比周正。

“真的很神奇啊,中国的建筑奇迹。”用着惊讶的语言感叹这切。旁边的翻译,把的话翻译给节目组的人员,引得大家的自豪。

先生,我来给你介绍下需要帮助的家庭吧。”栏目组负责集的编导,胖胖的相对年轻的小伙子,去很严肃却又有喜感。

生活在日本的,出生在幸福的家庭。母亲杏子和父亲次郎在当地对模范夫妻,两人同为日本樱花高中的老师。父母亲的爱情,从樱花高中开始,两人初恋的故事,就如樱花般美丽稚嫩。对于来说,生活优渥,家人和睦都很正常的件事情。

接近这中国女孩的时候,却抱着脸的忧愁。她同瘫痪的父亲,居住在栋大楼最底层的地下室,重庆本身就比较湿热的城市,而这里的环境更加恶劣,处可以见发霉发臭的墙皮,简单的地下室被隔开两室,而隔开的物品竟然只小小的窗帘。地下室里没有洗手间,堂而皇之的在地下室的出口处摆了罐子,据说这里就简易的厕所。女孩的身世可怜,母亲早逝,父亲瘫痪。已经11岁的年龄,却没有过学,目光有时候清澈,有时候呆滞。当们给的父亲交谈的时候,工作人员下意识的掀开了父亲所睡的被窝,竟然发现,身虽然穿着背心的父亲,下半体竟然空荡荡什么也没有穿。令在场的人都起发出了感叹声。

“你在干什么。住手!”首先发出了声音,制止了节目组的人员。那人立马把被子盖好,本以为躺在床的父亲要生气,而男人却发出了笑声。这笑声让在场的人听着有些汗毛竖起。不过大家也没有特别去深究,工人该勘测的勘测,志愿者也在帮忙收拾家具。

在不足30平方米的房间里面转悠,走女孩的床铺,女孩在床前枕头边放着束很小很小的花,而周围的墙,有石头在面刻画的痕迹,因为屋子里面阴暗潮湿,摄影师也没有注意,只拍着杂乱的床铺。仔细盯着墙的画,不会,嘴角扬起了笑容。站起来转身,了站在门口,志愿者正在帮小女孩扎头发。女孩杂乱的头发梳理干净,那双眼睛好像紧紧的盯着,最后竟然闪过了丝害羞的成分。

“你很漂亮啊。”前和女孩打招呼。翻译把话翻译给女孩听。她更加害羞的往志愿者背后躲了躲。

“晶晶,快和哥哥打招呼。”床的父亲幕,喊着女孩的名字。而女孩父亲在喊她,刚刚柔和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眼神转而盯着地面了。

“你叫晶晶啊?很好听的名字。”的话她没有回复,还盯着地面在。志愿者有摄影机在拍摄赶紧说:“这女孩很少说话。”翻译说,连忙点了点头,笑着揉了揉女孩的头发。

离开女孩的家,坐在车随便的画着手里的草稿版。跟随的女记者颜值那么高,也很开心的采访:“先生,关于这次设计,你有什么想法吗?”

回答:“我的设计草原,尽管那间屋子阳光不好,可我想那些画在墙奔跑的马儿,正女孩心中希望的。”女记者投来了敬佩的目光,在日本属于建筑级大师,曾经改善过很多狭隘的孤寡老人房,经过的改造,每处房子都像真正的天堂。

女记者跟着了酒店,下车,女记者也要跟着下去。对着翻译说:“很抱歉,现在我自己的休息时间,还希望不要打扰,非常感谢。”的拒绝,让女记者面露尴尬。如果以前她早就要大发脾气,毕竟你和电视台签了约,在这期间你所有的时间都应该归电视台。

“好吧,先生,那你好好休息。”

星期后,晶晶父女已经暂时搬福利院居住,而地下室也已经面临开工。在摄制组的拍摄下已经连续开了三的会,狭窄阴暗的地下室,要改造成以草原为主题的多功能房间着实有点困难。些水管通风电器的分布就不小的任务。

凌晨两点钟忙完的时候,酒店,找最新播出的节目,已经剪辑好的节目,初次达地下室见晶晶父女的场景,那段尴尬的掀被子的场景被抹去。每当镜头给叫晶晶的女孩,都让感觉不可思议的心疼。

见过太多这样的场景,在日本专门为孤寡老人改造旧房子小房子。见过太多这样的孩子,远离快乐的家庭,和爷爷奶奶生活,这其中也有遇过和身有残疾不能自理父母在起生活的孩子,们身的胆小懦弱都会勾起让人想要怜惜的情愫。而这中国的孩子,却让觉得那里不太样。

着镜头里的晶晶,那双眼神仔细却不再似开始那般清澈,好像有些什么。无奈时候在太困了,按下遥控器关电视转身 就睡了。

手机里的闹钟刚响,从床坐了起来,无论生活再累,每天早晨六点起来晨跑已经习惯。酒店的健身房,打开手机和对面的小室视屏通话。

小室英泽名出色的画家,擅长在墙作画,们两好朋友也彼此工作的伙伴。经常会把从住家主人或者孩子哪里收集的画作,让小室加以改善后平面的放在室内空间里。

小室和往常样还睡在被窝里,懒散的样子让觉的好笑。催促着抓紧发给的画稿。小室从被窝里终于起来,随手拿起桌子的平板电脑。

“这次以草原为主题吗?那发挥空间可很大哦。很简单哦。”小室年轻可爱的少年,每次说话后面总要加‘哦’。成为了的特色。

着照片,眼神逐渐开始疑惑:“君,你确定这马哦?”把平板反转给歪着头仔细的下。小室接着说:“这明显人压在另外人身吧。”

小室的说法,让吓了跳,赶紧把跑步机按停。仔细的起视频里的照片。照着墙壁的画点点画下来的,单纯的把四脚立在地面的样子直接先入为主的想成了种四只脚的动物,前面昂起的头自然而然就想起了马,那俯在另外人身的曲线,被想成了马的鬃毛。而如今被对画画细节极为敏感的小室提醒,这真像人趴在另外人身的样子。而且都没有穿衣服。

“性!?”直呼出口,然后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幸亏这里中国说的日语,有的人只喊吓了,却没有人听懂说的什么。

小室又了另外几张图片,感叹道:“这明明就幅幅的爱情动作动态图哦。你确定这出自11岁的少女手里?”

还在着视频思考,突然电话进来,铃声再次吓了跳。赶紧和小室匆忙的说再见,接通了电话,翻译打来的。

原来昨天第期的节目播出,得了很好的收视率。晶晶这特殊的家庭受了中国社会的关注,福利院里面来了很多的爱心人士和记者。很多人也想采访下设计师。所以编导希望能尽快的去趟福利院,车子已经在来的路

福利院的时候,大门口已经汇聚了很多很多的人。知道新闻媒体对这件事情造成的热度。编导给麦克,匆匆忙忙的拉进入间采访室,等编导要走的时候喊住了:“那孩子呢?晶晶呢?”因为翻译不能入镜头,站的距离较远,而说话的声音太小,翻译没有听见。编导也不知道说的什么,急忙说:“采访完再说。”

接着问题接踵而至,只好作出专业性的回复。而不会福利院的人员用轮椅推进来人,便晶晶的父亲。在场记者瞬间把镜头转移这位父亲身着面前的男人,显然被番打扮过。身休闲的衬衫,下半身穿着长裤,脚棉质拖鞋。

面无表情。令人意外的好像不害怕镜头,也不在乎在场人的关心。甚至的眼神中出来好像在审视现在的情形。带着独特的角度,审视着在场的人。

“晶晶父亲,面对这次社会的帮助,你想说些什么吗?”在场有人提问。

“感谢帮助。”四字简单意骇。

对于记者提问,好像比久经沙场的老将还要娴熟。这和那天遇那副孱弱躺在病床的男人很不样。

经过三小时,记者会终于结束。行人走出采访室,刚走出门就见,前方晶晶的父亲和随身的志愿者在说什么,双手紧紧的抓着轮椅,嘴巴快速的张合。最后志愿者在胸口拍了拍,推着离开。

们在说什么?”着翻译。翻译摇了摇头:“好像在吵架,但讲的当地方言,我也听不懂。”

编导,由翻译转述了想要见下晶晶这孩子的愿望。编导领着了晶晶所住的房间,正好碰见了刚刚推着晶晶父亲的志愿者。她有些垂头丧气。

“这人真的很执拗,非要和晶晶在房间里。还说不尊重的意见,节目就可以此为止。”志愿者着编导。编导听这话立马惊:“哎呦大姐,你可要帮我照顾好这父女两,我们这节目现在反响太好了。搞不好能成为今年各卫视家装类节目第。你可别给我搞砸了,有什么能照顾的就照顾吧。”

志愿者点了点头:“哎,我们作为志愿者这两人也觉得可怜,真心的想帮们改善生活环境,不然不会让你们来了。”

着翻译说:“帮我问下,当初这改造房屋的想法谁提出来的?”

听着翻译的问题,志愿者说:“当时居委会里反应的,好像小区里面有人发现,小晶晶已经。。。。初潮了。。。所以小大人,在和父亲直住在隐蔽性不高的房间,并不很好。”

翻译和互相眼。和编导告了别,转身离开了。接着跟着翻译起去了施工场地。

地下室里面些原有的地板和嵌入式木质家具已经被拆的差不多,墙面已经开始刮腻子了。询问了工人,当时所有的建筑垃圾已经被拉走了,而些床铺软装还堆在门口等下辆车起拉走。

翻找着两床铺,拜托翻译起把床铺翻了过来。着反过来的两床垫。陷入思考。张床垫背部已经腐烂可以里面海绵,下面也有各种发霉的绿色。而另外,虽然说非常的脏破旧,却没有任何发霉的痕迹。床垫,下就凹进去了。没有站稳差点摔倒,幸好翻译扶住。而的余光了,放在旁的窗帘。就那遮挡着父女两床铺的布帘。

伸手去摸了摸,窗帘布料很柔软,仔细闻了下,并未有任何发潮发霉的气味。

君,你这在做什么?”翻译满脸疑惑。

“在测量床铺的尺寸以及布料柔软度。”君显然在打发翻译的话。

翻译电视台领导的亲戚,三十多岁的男人,显然并不具备太多的家装经验也不会太多思考,只会按部就班。也不会过于深究的行为。

“什么?!你现在说儿童性侵害?!”小室视屏里的脸瞬间离得很近:“君,你可不要无端猜测。”

“我也不敢肯定,所以才给你说。今天我翻两人睡过的床铺,父亲的床铺明显在那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使用很久了,而女儿的床铺虽然很久也有破洞,但却没有任何潮湿以及发霉的状况,并且我站在面的时候,发现并不稳当,里面很有可能少了很多弹簧。”着小室继续自己的推测:“在我们日本,不也有很多拾荒者会抽取旧的床垫中的弹簧,弹簧用铁做的,可以卖钱。”

小室思考了下:“你的意思,这床垫从某垃圾站或者拾荒者哪里刚刚拿来不久的哦。”

“对,并且今天我也了那布帘,明显也新的,像刚挂去的。”着小室:“我今天也在想,会不会为了摄影而刻意伪造的假象。那间房子里面本来就只有张床,而11岁的晶晶就直和的父亲睡在张床面。加之前我再墙壁发现的画作,那孩子有可能直在被性伤害。被的亲生父亲。”

的话说出来,另对面的小室坐在了沙发:“这太可怕了。亲身父亲,性侵自己的女儿。这。。。。这只在新闻里偶尔听说过。”

“不行,明天我要去趟福利院,我找那孩子问清楚。”表情略显得着急和沮丧。在生中,任何件事情都发生的那么正常恰如其分,每人对待孩子的态度都那么和蔼可亲。

小室听要这样做,立马站了起来:“君,你最好不要冲动。如果这切都只你的推测,如果推测错了,你可能会伤害孩子和的父亲。当然,作为多年好朋友的我,有时候你的直觉准的吓人,我有些相。但请先等等,我们最好想办法,让那孩子在不受伤害的情况下,把事实说出来。”

“那要怎么做?!11岁的孩子正在。。。。”柔软的心被刺痛。现在在中国语言不通,短时间内想不更好的方法。

“等我两天,我明天把东西收拾下,去中国找你。”小室旁有些不能冷静的想说些什么,却担心更刺激的心灵,忍了忍:“君,你千万要克制住自己。不要露出任何的异常。等我过去。”

逐渐冷静下来,理顺刚刚被自己揉的烦躁的头发:“好吧,你最好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