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章 我是周家人

小说:占筮周家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琪殿陛下 字数:3875

匆匆忙忙的闯进家,坐下的时候直喘气,我本躺在我爸的工作台上无所事事,看到他进立马站起身,赶紧递杯水给他。

“我的化妆师死。”

我心里咯噔下。

哪天的事情?”

他咽口吐沫:“三天前。”

住在我这栋位于闹市旧楼的老邻居。按照我爸说,他的奶奶和我的奶奶很好的朋友。交情并非般。因为我临近结婚年龄,而很巧的和我同岁,家便希望我和张多接触接触,说不定就能成

我和张虽然,但男女有别,自从上初中以后,两就不怎么联系,初二的时候分班的关系曾经坐过同班同位,不过那时候年纪又正处于青春期发育,我反倒不好,经常性的打架闹脾气。自从初三再次分班就没有在互相联系过。

这次见到张在三天前张的工作室。刚刚接触,我便都知道彼此的意,就相亲。长大的张时候那文质彬彬的张不太。他现在名模特,算的上三流的那种,说不上大火也可以活得很富裕。本我爸提出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感觉我估计连面都见不上,毕竟我现在和张的身份差着十万八千里。我大专毕业,不我妈强烈要求,估计大专我都上不完。毕业后,做几天的护士因为太害怕,无可奈何只能会到我爸妈的店铺帮忙。23岁的我,眼看着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这让我爸急坏,起码先找男朋友那么回事,这才牵起红线。

我刚和张有的没有聊两句,他就有两朋友进倩,另外女模特。还有倩的男朋友,朱贺。

“再带摄影师吧。”张对着站在那里的老板说。老板点点头。

没有想到工作结束的张,竟然拉着我,倩,朱贺,还有他的摄影师,共5要去唱歌。其实这样的场合我并不打怵,在发现张比我想象中好些,我也原意和他尝试走下去。

的做法,让我对于他到底愿不愿意和我相亲,我很模糊。

没有坐车过去,张的提议走过去。我看下手上的表,已经三点多,我手上这块表,老爸特地给我挑选的,当我看到表盘里面,那指南针疯狂转动的时候,我内心下发慌。

眼走在身旁的张,他已经看到我看表的样子,嘴角抹起抹邪魅的笑容。

“张,这就叫我的目的吗?”

他听着我的话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亲昵的搂着我,已经入秋,天气也开始冷,对于从没有和男接触过的我,他的这怀抱真的很温暖,还有淡淡烟草味道,我并不讨厌。或许真的心智,我放缓语调:“张知道吗?我这指南针只要这样转,就代表有不好的东西跟着我,但凡这样,就代表有会非死即伤。”

脸疑问的笑笑,好像戏谑般:“哦,吗?我倒想看看。”他搂着我就往ktv走去。

这群很嗨,进入ktv就玩,唱歌跳舞,吃吃喝喝。

我越越坐立不安,周围的环境让我变得焦躁不安,浑身像发麻发痒的样子。张直搂着我,这时候我实在坐不住

“张,我先走。太阳下山之前我要回家。”

翘着二郎腿:“周婉萌,都多大,还这么老古。”

我看着张,有些微怒:“我的情况不知道,也不要告诉我,我爸妈没有给说。”

他突然松开我:“好好,走吧。”

“我在奉劝句,不论今天把我当什么,现在最好带这些各回各家,否则后果自负。”

我赶紧离开。

刚刚走出ktv的门,因为磁场的混乱和身体的不舒服,我有些分不清南北,这时候竟然遇见手里拿着我眼镜的爸爸。

“萌萌,爸爸。”他好像已经猜出所有。

路上爸爸给我说:“萌萌,我太着急想让男朋友,后细细想才觉得张这么突然肯定有问题。赶紧就。”

我难过的低头:“爸爸,我不想这样。这算什么。”

爸爸摸摸我的头:“萌萌,咱的血液里面流淌的,我都无法左右,如果要怪的话要怪爸妈生下。”

我赶紧摇头:“爸爸,别这么说,能做的女儿,我真的很幸福。”我抬头看着秋天的梧桐树,已经开始发黄落下:“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作为。。。周家真的不幸福。”

叶落的梧桐大道淡黄色,而我走在这夕阳下,也被渲染成淡黄色。

尘世间的安静,都如今天这条路般,那该多好。

我看着此时此刻坐在沙发上还没有镇静下的张。他双眼游离,喝完水过很久才慢慢开口:“时我奶奶说和我样,可以通鬼神,卜过往。我不信,随着年龄的长大,对于这些风水鬼神我也或多或少信些。可。。。我没有想到这么严重。”

爸爸坐在工作台上,摆弄着他的钟表。他在我时候就把这楼的住房改成临街门面,干起修钟表的活计养活家

“张父母都党员,老实本分,而我也看大的,认为好孩子。”我爸爸叹口气。没有在继续说下去。张回过神看着我爸爸:“叔叔,叔叔,这次帮帮我。那死掉的化妆师现在家里闹得很凶,那晚我叫她出喝酒的,她死要面临巨额的赔偿。”

“她不因为喝酒喝死的,那天我告诉过,有东西在,它害死她的。”

“萌萌!不要管那么多。”爸爸的呵斥让我突然不敢在说话。

看得出,我爸并不想让我插手这件事情。站,攥紧拳头:“叔叔,我没有想伤害周婉萌,知道多月前过世的事情对吧?他跟我和萌萌样大的年龄,也看到大的不吗?我最好的兄弟,我形影不离,他大学的社团组织起去登山,失足摔死,可。。。。我有好几次做梦,都梦见乐,他。。他跟我说,他杀的。”

“那天和我起去唱歌的,除我,其他的所有乐登山同伴。”我让张坐下说,看眼爸,他还在专心修表,估计默认张继续说下去。

“可哪天我去的,当时并没有这化妆师,后为什么把她叫去?”我看着张,他赶紧摇头:“实际上不我想把她叫,这化妆师并非乐的登山同伴,而那晚倩说,就她女生不好玩,让我在叫,想着我和倩同时认识的不多,也就这化妆师,就把她喊。”

“那天经历走之后,我心情反正不好,后大家起玩骰子喝酒,化妆师直在喝,最后我和摄影师起把她送回家,她到家里切正常,她爸妈在家,她还和她爸妈打招呼,我当时询问过她,如果不舒服,可以去医院打瓶水,她妈妈还说她很喜欢喝酒,经常这样,虽然醉没有影响。我和摄影师才安心走的,后。。。隔天突然摄影师给我打电话说化妆师死。。。。而且家属已经报警,把我这群。”

“那见过她的尸体吗?”张看到我这样问,立马点头,从随身带的包里面拿出份材料,我接过份尸检报告。

“双眼凹陷,双唇发黑,指甲偏紫色,心肌梗塞。”这些特征好像

“七魂六魄被吸走。”爸爸从工作台上站起,摘下老花镜。“而做这件事的这乐。”

我爸和我的想法样,而坐在沙发的张却已经被吓住

。。。乐。。。他已经死。”

死之后有灵魂的,而有的则升天,有的则留在间,留在间却留不多久,不出七七四十九天便会灰飞烟灭,而唯维持活下去的办法就,成为邪灵。吸食别的七魂六魄。”父亲给张讲解着,而我算下,那日正好四十九天。

“如果开头,就结束不。”父亲感叹声:“这孩子。。。命苦。。。好好投胎就好,为何走这样的歪路。”

被害死的,梦里他告诉我。他。。他只想要报仇。。。”张赶紧为乐的所作所为解释。父亲拍下桌子:“善恶终有报,天道有轮回!活着的有活着的的法律,死有死章法。他若不走这步,下辈子投胎,便好胎,他既然走步,若被抓到,不灰分湮灭也需要去到阿鼻地狱那种苦地受苦。”

“那。。。那。。。化妆师把他害死的,我能不能先调查下,如果真的,到时候还请叔叔做法,让他罪孽少些少受些苦可以吗?”张走到爸爸面前,恳求的看着他。

“调查?张把我家想的太厉害,我可不什么驱鬼驭鬼的,我周家脉,只能通鬼灵,卜过往。像乐这种已经做坏事的鬼,早已经成为恶鬼,我若通,必定被反噬。”

“让萌萌去吧,那孩子和她旧相识,并且那孩子知道自己犯错,现在很害怕。”

说这话的刚刚从内屋走出的妈妈。我看着妈妈手上拿着龟壳和铜钱,瞬间明白。妈妈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为这件事情算卦。她看着我,缓缓的说:“萌萌,长大。虽然之前很排斥我家这些能力,可周家的,需要把它延续下去。要学会面对。”

“老周,去把年轻那会的东西交给萌萌吧。”妈妈让爸爸进屋拿东西。而我有点生气,没有知道,通鬼神的能力有多么让害怕,那种让浑身发麻发痒,内心颤抖的感觉,不我这样娇生惯养的女生该去感受的,如蚂蚁爬满血管样的痛苦。转身跟着爸爸走进屋子里。

我看着爸爸从屋子里拿出盒子,里面有青铜龟壳、三枚铜钱、牛角卦这些都我知道的卜卦工具,只比起我之前接触的,这些东西更老更久些,爸爸说这家传的,代传代,到我这里已经数不清多少代。最后爸爸从角落里面拿出红色布袋,打开里面红绳穿着的桃木铃铛。红绳上面串彩色的珠子,下面木质的铃铛。

“萌萌,这东西千万要保存好,这七子铃铛。上面的珠子,七位得道升仙高神的舍利子,下面两桃木铃铛,用生长在极阴之地的桃木做的,用生长在极阳之地的桃木做的。铃铛上刻有道家辟邪驱鬼法文。。世上再别无第二。很高很高的法器。如果有些眼光和道行的,若怀有坏心,必定见此宝物要偷盗的,所以最好处理事情的时候在带,平时要心保存好。”听到爸爸说的话,我心翼翼的接过,摇摇铃铛并没有什么声音。

“这铃铛发出的声音,只有鬼神可以听到,听不到的。”爸爸握握的手:“萌萌,爸妈虽然都很熟练的卜卦通鬼高手,可这种灵气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消失,以前不希望有这样的能力,我和妈妈就用很多药补食补的方法压抑住这种能力。而现在在慢慢长大,它会自己展现出,或许还会比爸爸妈妈更强。爸爸只要知道,处理万事千万要心行事。”

“爸,我。。。。我并不想去做这些事情。。。我存在的意义到底什么?”

“守护。”

父亲走到窗户跟前,看着外面。“我的祖先神的后代,慢慢的灵力越最后变成普通的会生老病死。作为神的责任,就守护间众生,我的能力虽然没有神这么厉害,可依然要有这责任。”

我看着爸爸,低下头:“可。。。现在文明社会,需要的科技和发展,他或许已经不需要我的守护。”

需要守护,这世间的万恶,不冷的科技机器能解决的。类的感情,喜怒哀乐,需要有去处理。就和现在样,张如此恐惧害怕,他需要帮助。而那化妆师女孩的惨死或许罪有应得,可别忘记乐还需要继续吸取的七魂六魄,那下被他伤害的罪有应得?”爸爸说到这里有些激动,或许他怪我有些不懂。我低着头,看着手上的铃铛,那七颗珠子,每颜色不同,就好似间的七情六欲每种都不样。

“爸爸,我会去。我希望用我自己的方法去找答案。”

爸爸看着我,摸摸我的头:“萌萌,爸妈永远会在身后,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