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章 关于古女1

小说:占筮周家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琪殿陛下 字数:2778

张冰事情,我们只是瞒着爸妈说岛上受些内伤,和大叔那面起隐瞒真实情况。怕们两人担心。张冰出院后,张冰休养生息基础上,我和钟小天就快马加鞭开始调查古这件事情。张冰蛊魂暂时因为锁魂草压制并未发作,钟小天方面从老爸哪里旁敲侧击打听到些蛊术知识,并且传授给张冰,万蛊魂暴动,张冰也能有应付方案。

我翻看着最终整理出关于古资料,让我觉得这神秘。大致事情是这样

民国初年,清朝政府刚刚灭亡没有多久,上过学小伙伴们都是知道,这段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最低沉时间,你走青石板路上,可以看到有留着短发人,有留着长辫人,有身着古旗袍,也有穿着西服。可是这切看起就是这么和谐。

年大雪,城西城门早早就已经关闭,前两天有批灾民忽然涌进城内,所以驻守城内官兵为防止灾民进入,已经进行宵禁。

城西客栈店小二已经炉火旁打着瞌睡。这时间,除非是城里两口吵架可能赌气到客栈里面住,但是这样几率不多见。所以已经打算好好睡。冬天北平还是有些凌冽冷风,慵懒打着哈欠,走到门前,准备关门。迷糊中,竟然见到城西墙头下出现身着红袍揉眼,发现那身影似乎近些,仔细定睛看时候,那已经走到门前。吓得“呼和”声,往屋里退去。

“小。。这样冷天,怎会外面逗留?”店小二战战兢兢说,毕竟这从老远城西墙头下走过,仅仅只用三眨眼功夫。

间上房,要有窗户。”声音清冷,小二见是住店,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取牌号。转身递给牌号时候才细细打量,这身上着貂绒红袍,看着十分暖和,头戴顶好像是满清贵族才会带鹅绒帽,上面还镶嵌块翠玉。就发愣时候,已经登上楼梯,前往房间。

“小。。。那住房是需要押金。你这。。。”小二赶紧说。

摸身上,随便掏出钱袋,从楼上丢到楼下桌上:“里面多余钱,你帮我办件事,明天正午时分会有年轻男找,你告诉往翠怡楼找我。”

小二惦着钱袋,这里银不少,开心点头哈腰。

小二这夜里竟然做梦,梦见那姑娘竟然是位漂亮,从客栈楼上轻飘飘飞下,身边都是粉色雾气,还有淡淡香气。梦里仔细瞧着这位面容,虽然谈不上倾国倾城,却是极为小巧精致,笑起时候,也攀比上那小时候奶奶讲月宫里嫦娥

睁开眼睛,竟然睡到天大亮,幸亏掌柜这几天外出收账,这要是被抓到,肯定要罚俸。费劲打开客栈门,被眼前景象惊呆,这夜竟然下足足到膝盖厚雪。北平这几年也没有下过这么大雪吧。

店里住客就只有昨日哪,店小二上二楼,准备去房间问问是否要准备些膳食,可是敲半天门没有人开,店小二打开房间,竟然发现房间里没有人。下意识下自己怀里昨日那钱,还。 那就意味着昨日不是梦,确实是有人住店。店小二看着门外大雪,,这天气要跑到哪里去。

店小二望着门外平滑雪地,没有脚印,这姑娘要不是走很早,脚印被雪埋,要不。。。。背后冷汗,不想不想,赶紧就拿着扫帚扫雪去

正午时分,因为天下大雪原因,客栈内出现不少赶路食客和住客,忽然忙店小二应接不暇。正端茶倒水上饭时候,看到门外站着细皮嫩肉少爷,店小二突然想起昨日那吩咐,走上去连忙问:“可是找位身着红袍?”男眼神中点精神,立马点头。

“喏,你去翠怡楼去找找。那昨日是这样给我说。”店小二给指明方向。

这雪下还直下,年轻男撑得油纸伞,已经抖好几抖,不会又落满雪。从城西客栈到翠怡楼足足有十街道这么远,脚浅走到翠怡楼,用近半时辰。刚到翠怡楼下,便已经见那正坐二楼雅座那里品茶。男,这路真不算什么。把破纸伞放客栈外,踢踢脚上雪,走上楼去。

“姑娘,去年你对我说,等到北平雪抹膝盖,就让我去城西客栈找你。我找。”

轻轻抬眸,看着眼前青年:“若公,这年,你家老爷可有按照我说照做?”若眼睛有点闪躲,想想还是说:“有,家父每日诵读经文,并且每日放生条母鲤鱼。”已经坐下,看着对面,似乎这年,她并未有什么变化。

若公,当年我山脚被野兽夹伤脚踝,你恰巧经过,救我危难,是你我缘分。后请我入府里医治你父,是你情义。我见你父亲并非病入膏肓实则是生南征北战作恶太多,被冤魂积压,我透露天机还你恩情。折损三年灵力。可本以为这恩情已还,实则你父亲诵读经文半年后,就放弃。让人换你父亲生辰八字,找替代,帮着你父亲做,我三年灵力是白白浪费,而你父亲我也帮不。”

“可是姑娘,家父现并无大碍,恢复如初。”若疑惑看着对面

下,赶紧拿起桌杯茶水,从怀中掏出张黄符,轻轻挥火焰燃尽符咒,符咒落尽杯当中,她瞳孔收缩下。

“你父有大难。”把杯中水洒地上,起身要走。若上前,拽住红袍,看着,有些生气。若赶紧松手:“姑。。。姑娘失礼,还请你道清这其中利害关系。”若不让自己走,顿时心里疑惑,手怀中摆开卦数,为自己算卦,心中凉,原劫竟然就是若?而若这劫后,竟然是天雷这大劫。难道自己修仙之路,必须要走这圈套吗?本自己大劫会到,这自己早已算中,处处避开人群,少生是非。不料老天这安排,竟然是报恩报出劫难,这怎么让她逃脱,不报恩自己修行会减半数,报恩就得经劫。处处算计。这就是命

“还请我到府中,见见你父亲请那位高人吧。”若看着愣住,这简直神通广大,副十六七岁身体,却有着不该有厉害劲头。

走出翠怡楼,大雪已经停。路上已经被扫出条清晰可见道路。门口停着辆马车,若,扶着她上

安庭是南征北战军阀,现北平算是掌管。所以所住地方很大,这她不是第,马车可以路从后面庭院,直开到正门里。虽然是冬季,可是进入这宅后,便犹如进入春天,路上梅花朵朵开放,还有几只她也从未见过花朵,看尤其艳丽。可是看眼里,却很刺眼。想起那句诗句:“朱门狗肉臭路有饿死骨”

若请到正屋,屋里正坐,坐着安庭。她看着面前年近六旬老人,印堂上怨气环绕。摇摇头。安庭误解意思,赶紧起身:“姑娘这摇头是何意?是某人做错位置?这正位该给你。”

没有理会安庭话,直接坐刚刚坐过正位上。环视四周。转而看到躲屏风后人影:“小辈,既然已经,何必畏首畏尾。”

安庭没有想到她这么就察觉到屏风后人,咳嗽声。屏风后人也就转身出看着面前黄袍道士,笑笑:“小辈,你可知换人生辰八字,伤是你修为,难道为钱财什么都不要?”

黄袍道士见到这安庭日日提起高人,竟然是十六七岁娃,并且娃出口不逊,小辈叫着,让极不舒服。

“小姑娘,敢问你是修什么仙,走什么路?”道士想用暗话打听历,不屑看着:“你还不配知道。”道士刚想争执,安庭可是知道这是有些本事,立马上前劝和:“二位好,姑娘既然是赴你与我儿年之约,进我府,某人定是好酒好菜招呼。人。”随后唤出两三,过引路。若也恭敬地上前迎合。

从椅上站起,看安庭,随后手指空中挥,指点印堂。安庭被她手指头点自己额头动作弄得不敢动,嘴里念念有词,转而放下手:“再不回头,危及后代。”